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古代言情 退婚夜!我撕了戰神王爺的衣服 第20章 死亡的氣息,在逼近

《退婚夜!我撕了戰神王爺的衣服》第20章 死亡的氣息,在逼近

楚千漓沒有被淹死,在掉落湖中那一刻已經醒了。

隻是還很疲憊,並沒有第一時間爬起來,而是在湖底休養生息。

在二十一世紀,狼域的特訓中,憋氣就是其中一項。

他們這些能功訓練出來的人,都可以在水裏至憋氣五分鍾。

楚千漓又是狼域翹楚,本人的記錄,最高可息二十分鍾。

那兩名侍衛看著湖麵沒有任何靜,都以為楚千漓已經死了。

事實上,隻是在休息而已。

此時的楚千漓,坐在樹蔭之下,正在氣。

剛剛,解決了兩頭野狼。

上那件大紅嫁,如今早已殘破不堪。

一夜之間,所經曆的事,比尋常人一輩子都要多。

從被人陷害,差點被燒死,被關押,又被下毒,甚至被那男人毀了清白。

最後,還被丟在了這個隨時會沒命的地方。

的命若是不夠,還能活到現在?

楚千漓閉了閉眼,深呼吸。

手裏那把用最後一點錢買來的刀子,刀尖還滴著

而嗜的殺氣,似乎,還在從四麵八方慢慢靠近。

抬頭看了天際一眼,黃昏很快就會到來,之後便是最危險的深夜。

Advertisement

此時借著日,尚能保命。

等日落西山之後,今夜,要如何熬過去?

又深吸一口氣後,楚千漓撐著疲憊的軀,慢慢站了起來。

這個狩獵場,必須要逃出去。

否則,隻怕活不過今夜。

但,這裏雜草叢生,樹影蒼茫,哪裏才是出口?

楚千漓抬起手,抹了一把額角的細汗。

繼續背對著夕的方向,往東方邁步。

大紅嫁在地上拖行,拖出了一幅淒厲,卻又絕的風景。

就在走出沒多遠的時候,樹上一抹黑影,如風掠過。

眼底那抹似笑非笑,依舊帶著嗜暴戾的氣息……

……

風夜玄並沒有讓玉玲瓏給自己把脈。

事實上,他淩晨時分所中的藥,早已經徹底解去。

此時,三盞茶的時間已過,瑨妃卻似乎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風夜玄好看的劍眉,不微微蹙起。

“母妃,你離宮多久了?”

言下之意,瑨妃是該要回宮了。

瑨妃聞言,又是一陣委屈。

雖說自己不是他的生母,這孩子從小都與自己並不那麽親近。

但,養母也是母,好歹他喊自己一聲母妃。

怎麽這才剛親,就要將母妃趕回宮裏了?

Advertisement

“明日新王妃要陪你進宮,給你父皇請安,本宮就留到明日,與你們一起回宮好了。”

不過,提起王妃,瑨妃臉還是不由自主微微變了變。

明日,那賤人哪有機會宮麵聖?

今夜,隻怕就能收到死在狩獵場的消息了。

想到這,瑨妃立即看著玉玲瓏,換了個話題:

“聽聞太後娘娘打算去萬歲山祈福,玉姑娘,以你所見,以現在的狀態,適合出門嗎?”

果然,提起太後,風夜玄眉宇間總算是多了幾分溫和。

“玉姑娘,太後這幾日子如何?”他問。

到他的目,玉玲瓏心頭一陣漾,立即垂眸錯開。

就是沒有勇氣與他直視,玄王的眼眸,真的太勾魂。

一不小心,魂魄就會被他勾了去。

在他的注視之下,玉玲瓏臉頰微紅,聲音又輕又

“太後子安康,出門該不會有什麽問題。”

“本王還是不放心,玉姑娘,若你近日無事,還請陪太後走一趟。”

“什麽?”玉玲瓏一陣愕然。

楚千漓剛嫁玄王府,這個時候,玉玲瓏隻想日日留在王府,時刻提防。

怎麽能在此時出遠門?

Advertisement

瑨妃也沒想到,風夜玄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立即要阻止:“玄兒,玉姑娘最近為了太後的病,勞心勞力,隻怕子已經要吃不消了。”

“這段時間,不如……”

“四皇兄!”瑨妃的話還沒說完,風瑾睿修長的影,便從廳外闖了進來。

“四皇兄,你為何將妖送去狩獵場?縱然有錯,也罪不至死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biqiugege8.com。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biqiugege8.com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