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25章禍不及家人

《禦天武帝》第25章禍不及家人

三名傭兵循聲去:“聽著聲音嚇我一跳,我尋思是來了個什麽大人,要殺人越貨呢,沒想到竟是個臭未幹的頭小子。”

楚巖這時從山林裏走出來,看見被五花大綁的孤狼眼底一寒。

“嗷!”孤狼看見楚巖,興的長嘯聲。

“小子,勸你一句,別多管閑事,今天我們兄弟難得發了一筆橫財,你不多管閑事,一會好心給你喝一口狼,吃一口狼,看你這弱不風的樣子,也補補,哈哈。”傭兵開心的笑道。

“行了行了,手吧,宰了這狼崽子,接下來我們還有大事要做。”

三名傭兵一言一語便不將楚巖當回事,拎著匕首的人繼續朝孤狼走過去。

可在這時,楚巖也了起來,他從空間戒指裏去出一把鐵鍬來,就地開始挖坑。

看見這一幕,三名傭兵臉變的不悅起來。

“小子,你這是什麽意思?”

“就表麵上的意思,給你們準備後事啊。”

楚巖拍了拍手,很快一個能放下三人的深坑就挖好:“差不多了,來,你們三個,派個人過來瞧瞧,看看給你們死後準備的房子還滿意不,要是不滿意,本辛苦一點,在給你們挖大點也行。”

“不識好歹,那這墳地,留給你用吧!”

傭兵眼底一厲,三人本不想惹事,可楚巖的行為一下激怒了他們,其中一人站起,腳掌一踏,地麵上一把九尺長槍便是豎起,他衝著楚巖的膛直接刺下。

看見傭兵手,楚巖雙眸一寒,幾乎是一瞬間,他手中多出一把鋒利的匕首,直接迎上那傭兵。

“砰!”

刀劍相撞,立刻發出一聲脆響,僅僅是一下,楚巖心中便是將傭兵的實力看

“凡塵境八層?要是昨晚見,本還怕你幾分,可現在,滾!”

Advertisement

楚巖反手一掌,猛的轟在一名傭兵上。

“砰!”

那傭兵前立刻一陣劇痛,子騰騰騰的退數步。

“老二!”

“凡塵境九層?混蛋,這小子,不是天墉城的人?”

其中一名變的嚴肅起來,像楚巖這般年紀,擁有凡塵境九層,絕對不是一般背景,所以讓他也變的小心翼翼起來,如果楚巖是某一個大家族或山門之後,那他們可得罪不起。

“你怎麽知道我不是。”

“天墉城,你這般年紀,能有這種實力,可就隻有柳傾城一人。”

“嘿嘿,你們也知道我老婆啊?”楚巖笑了笑:“原來是隻有一個人,現在我們夫妻雙雙把家還了。”

“老婆?”三名傭兵皺下眉,然後皆是相覷一眼,可隨後在他們的眼底,竟是流出一抹興的邪意來。

“你是楚巖?”為首的傭兵問道。

“正是本,是不是怕了?快把我徒兒放了,我今日可以饒你們一命。”

楚巖理直氣壯的道,在他看來,對方既然認識自己,那麽接下來,肯定是要跪地求饒的,葉家葉濤見到自己,也要如此。

可突然,楚巖皺下眉,三道殺意猛的升起。

“怕了?嗬嗬,小子,你可還真是給我們個驚喜啊,既然你自己送上門,那麽接下來,死吧。”三名傭兵的氣息徒然一變。

“一起,弄死他!”

三名傭兵毫不廢話,其中一人手握長劍,淩空的衝著楚巖就劈了下去。

看見這一幕,楚巖猛的皺眉,這和他所想的有很大出,本來他以為,對方知道自己是楚巖,那肯定會害怕自己才對,誰曾想,知道以後,反而殺心更勝。

楚巖忘記了,這些傭兵,本就是亡命之徒,對秦葉兩家的那一套,對他們,可不生效。

Advertisement

“艸!”楚巖忍不住的罵道,子急忙閃退。

“轟!”

可在這時,其中一名傭兵已是節節近,手中一把三尺長劍,衝著楚巖的膛刺來。

楚巖雙眼一寒,他立刻躍起,一腳踩在一棵古樹上,連續翻滾三圈,隨即停滯在半空中,以手為劍,直指一名傭兵,在他的上空,立刻出現無數星芒。

“天星劍道。”

一道星辰之襲卷而落,那傭兵也是猛然瞪眼,急忙招架。

“轟!”

可已經晚了,這一名傭兵隻有凡塵八層,照比楚巖還要低一層,僅僅是一劍,那傭兵便是被震飛出去,狠狠的撞翻在地上。

“老二!”

為首的傭兵神嚴肅,剛剛楚巖施展的一劍,竟是連他也到一危險:“混蛋的,和報不符啊,這小子,本就不是廢,那武技,也不是天墉城該出現的級別。”

“凡塵九層的廢,被耍了!”

“那老大,現在怎麽辦?”三名傭兵齊聚一起。

“沒辦法,今日已經得罪了他,如果不殺他,他日我們也沒法活,他隻要回到柳家,稍微打聽一下,就能查到我們,聯起手來,拚盡全力,一招殺他。”為首的傭兵冷道。

其餘兩名傭兵都是齊齊點頭,然後雙眼出一冷意。

楚巖落在地上,盯著三名傭兵也是發現了一些端倪,自己來天墉城時日不多,雖然得罪了一些人,可是其中卻沒有傭兵團,可如今這三人對自己充滿殺意,明顯是想要致自己於死地的,那麽隻有一種可能,就是有人,花了很大的價錢,和他們買了自己的命。

這讓楚巖眼底一閃寒意,想要讓自己死的人,那麽……自己一定不會放過他。

手!”三名傭兵突然喝聲,下一秒,三人的

Advertisement

“攝魂訣!”

可幾乎同一時間,楚巖將元氣匯聚手掌,突然形一個巨大的團,那團的力量,是楚巖所有元氣的融合,猶如一顆巨大的星辰一般,猛然轟出。

三名傭兵看見這樣一招,都是嚇了一跳,猛的咬牙。

“混蛋!擋不下來了!”

三名傭兵子立刻停下,可是當他們想要閃退時,卻已是沒有時間。

現在三人隻是後悔,他們得到的報,楚巖隻是一個廢,一星命,凡塵一層,是人就可手刃的廢,可是如今見到,本不是,這殺人的手段,這可怕的力量,即便是柳傾城,恐怕也是有所不如吧。

“轟!”

三人被楚巖一拳轟倒,全部吐在地。

楚巖落地,銀一落,將捆綁小狼的繩索解開:“怎麽樣?這次看見師父的厲害了吧?”

“嗷!”小狼搖尾乞憐的在楚巖上蹭了蹭。

“行了,師父給你報仇了,接下來,站一邊看著,師父還有別的事要做。”

楚巖一轉,眸心之變,然後他拾起一把長劍,緩緩的走到三名傭兵前。

“接下來,還有什麽話要說?”

三名傭兵看向楚巖,心底都是充滿悔意。

“無話可說,要殺要剮,隨便你。”三名傭兵還算骨氣。

“告訴我,是誰想要殺我。”

“告訴你,你能放過我們?”

“不能。”楚巖很直接道:“你們做了一件不可能活下去的事,就算我不殺你們,你們也活不長。不過告訴我,我會讓你們死的痛快一點,另外,你們的家人,以後會平安度日,這是我楚巖給你們的保證。”

聽到楚巖的話,三人都是狠狠的拳,王敗寇,他們知道,接下來他們沒得選。

“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要答應我,你說的話都是真話,我有一妻子,是葉家傭,名為小鸞,有一三歲的兒子,你要保證,我妻兒不死,我兒子十歲那年,你要幫我送他武堂,讓他習武,告誡他,這輩子,不要做傭兵,做一個正人,堂堂正正的活著,別學他爹,每日過著刀口的日子。”

“我答應你,我楚巖雖非君子,卻不屑小人,你們的錯,不應該牽連家人。”楚巖點點頭。

“好,楚巖,我服你。”傭兵點下頭,然後他便要開口。

“嗖!”

可下一秒,楚巖雙眸一寒,那傭兵猛的瞪大眼,一把三尺長劍,直接刺他的心口。

是他,其餘兩名傭兵也皆是如此,無一活口。

楚巖火了,頓時大怒,他猛的抬起頭,朝著三把長劍飛出的地方去。

可在突然,那一名傭兵抓住楚巖的腳,被人紮了心髒,竟然沒死,這是一種何等之大的毅力?

“記得,你答應我的……”

“安心去吧。”

“啪啪啪!”正當這時,有著一名中年從山林走出,他拍著手,充滿邪笑:“哈哈,楚,你可還真是博啊,他們要殺你,你竟然還願意保他們的家人不死。”

楚巖抬起頭,似乎並不意外的看向中年。

“秦軒!”

來者不是別人,赫然是天墉城的喪家之犬,秦家秦軒。

“是你雇傭的他們?”

“沒錯。”

“那我很好奇,你既然殺了他們,為何還要暴出來?”

“我殺他們,隻是因為他們沒有辦好事,為傭兵,做不好分之事,那就該死,至於我為什麽出現麽……是因為……你接下來也會死。”下一刻,秦軒出一抹猙獰的邪笑,又是一把三尺長劍,直接出現在他的手中。

30551/18813604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