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21章瘋狂煉丹

《禦天武帝》第21章瘋狂煉丹

“早知道是這結果,當初你被秦瘋下藥時,我真應該對你做一點什麽……至不會像現在這樣,打也打不過你,還特麽要委屈!”楚巖吧唧吧唧

“不許再提那天的事!”柳傾城瞪了一眼楚巖,那是柳傾城這一輩子最大的恥辱。

“不過老婆,你不會真的讓我睡在這吧?就算不讓我砰,讓我上床睡也是好的啊。你看,那床那麽大,咱們兩個人一人一半肯定是足夠的。再說,你也知道,我就是一個命一星,凡塵境一層的廢,就算我想要對你怎麽樣,我也沒有本事啊。你要是在讓我在地上睡一夜,以我的,肯定是會涼的,明天還要去和大家敬酒,拜見長輩,我要是傷風的話,柳伯伯問我,我可就說,是你待我啊。”

“砰!”

可是楚巖以為,自己說的這麽人肺腑,柳傾城總會讓自己爬上床了吧?結果,不給楚巖廢話的機會,柳傾城纖細的玉手一揮,竟是從手中的空間戒指裏直接扔出一套被褥來?

楚巖接到被褥,忍不住的瞪了瞪眼……尼瑪,這人,來全套的啊?連被褥都提前給自己準備好了?這是從一開始,就鐵了心的沒想讓自己上床睡啊?

楚巖心中一陣懊惱,可是他卻沒有辦法,現在他連唯一的借口也沒有了,隻好一個人委屈的在地上打地鋪。

楚巖心裏想著,恐怕自己是這天底下最慘的一個新郎了吧?新婚第一天,非但沒有和新娘房不說,連床都沒爬上去,竟然是睡的地鋪……

因為柳傾城一臉冷冰冰的樣子,所以楚巖連本準備好的一顆丹藥也沒機會給柳傾城,看了一眼柳傾城,楚巖也隻好歎了口氣,算了,也隻能夠在找機會了,希等到時候能稍微讓這小妮子容一下,起碼通融一下,讓自己上床睡吧?不然自己一個大男人,天天打地鋪可不是個事。

Advertisement

躺在地上,楚巖甚至有一點開始懷念自己破了的房子,雖然冷了一點,不過起碼自己還能夠泡個溫水澡,累了的話,可以讓寶兒給自己肩,自己來這是遭的什麽罪呢?

可是楚巖突然又笑了,似乎他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一般,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對於他來講,柳傾城能嫁給自己,起碼自己完了和娘的約定,距離那一步,總算是又近了一步。

隻是楚巖不知道,與此同時,在房外滿,正在聽牆角的蘇沐煙出一抹甜笑容。

“哼,臭楚巖,人家連床都不讓你上,你還一心想娶,不過這樣正好,反正你是本公主的,你是一定逃不出本公主的手掌心的。”在確定楚巖和柳傾城並沒有發生什麽關係,反而是打地鋪以後,蘇沐煙莫名的開心,就這樣一邊傻笑著,一邊離開房。

——

次日。

柳家大婚終於結束,這在天墉城都是一個轟世人的大事件,不過除此之外,楚巖在天墉城變的更加神,關於楚巖在柳家大堂上威脅公主一事很快就傳了開,所有人再一次開始猜測去楚巖的份。

仙宗之後,沒有錯,一定是仙宗之後。

所有人在這時都認定,楚巖一定是某一座仙宗的後人,也隻有這樣才能夠說通,為何楚巖有著如此通天的背景,可以讓公主都甘願嫁給他。

可是至於楚巖真正的份,依舊是沒有幾個人知道,而知道的一部分人,對此都是避而不言,談之變的惶恐。

大婚第二日,按照長龍國的習俗,今日楚巖是要和柳傾城一同去拜見長輩的,所以柳傾城很早就已經畫好淡妝,等待楚巖。

可是楚巖倒好,日上三竿還沒有醒,如果不是柳傾城實在看不下去,馬上就要過了吉時,將他強行醒,恐怕楚巖可以一覺睡到下午。

Advertisement

被柳傾城弄醒,楚巖依舊是有些渾噩,本來柳傾城是想要怒的,可當他看見楚巖臉蒼白,上還出了很多的虛汗,黛眉才不由的蹙下。

“你生病了?”

楚巖晃了晃腦袋,沒好氣的說道:“我之前可是在你們柳家吹了三天冷風,現在又被你趕到地上打了一夜地鋪,你試試,看你生病不!”

隨後楚巖看見柳傾城有一點自責,心裏滋滋起來,其實他本不是什麽生病,就是消耗過度,要知道,為了煉製一顆丹藥,大婚前的楚巖一夜未眠,消耗掉了大半元氣,加上昨日大婚,又忙了一白天,今日當然會有一點虛覺。

不過經過這一次,楚巖也發現自己的一些問題。

凡塵境四層……果然是太低級了一點,自己才煉製一顆丹藥,就已經消耗巨大,看來,必須要抓修煉才行,不然一切都是空談,遲早有一天,自己再回到那個地方時,一定要明正大的,要打敗他。

楚巖抬起頭,當他看見那一顆星的位置時,他再一次的燃燒起濃濃戰意,先前所有的疲憊然消失,似乎隻要有這個目標在,他就可以讓自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可以玩命,可以拚盡一切。

醒來以後,楚巖簡單洗漱一下,這才和柳傾城一同去拜見柳家長輩。

柳天峰本來開始還擔心昨夜柳傾城會欺負楚巖,可是當他看見楚巖一副疲憊的樣子,頗有深意的笑了笑:“巖兒,昨夜睡的可好麽?”

“哈哈,柳伯伯,這還用問,你看楚巖這臭小子疲憊的樣,昨晚肯定沒閑著。”

楚巖白了一眼柳木,沒閑著泥煤啊,他發誓,如果現在柳傾城不是用一副威脅的目看著自己,他一定會和柳天峰苦的。

Advertisement

“柳伯伯,放心吧,睡的很舒服。”

可是不管怎樣,他還是隻能歎了口氣,不過事也不急,一切都是後話,現在的一切目標,是要讓自己先變強起來,所以和柳傾城拜見玩柳家的長輩以後,楚巖便是借機一溜煙的離開楚家。

這一次趙武趙六也沒有跟隨,楚巖是一個人離開的,他先是去了一趟天墉城幾家藥房,憑借自己的記憶,收購了一些上好的靈草。然後便是獨自來到天墉城後山,在一十分蔽的地方進行煉丹。

楚巖完全是以一種瘋狂的方式修煉,煉丹,服用丹藥,然後在煉丹,在繼續服用丹藥。

這對任何人來講,都是一種不敢形象的事,要知道,在這一片天地之間,丹藥是修煉一途中最奢侈的東西,即便是柳傾城,這些年服用的丹藥也十分有限,可是楚巖如今卻是將丹藥當做糖豆來吃,要是被常人看見,此時一定會大罵楚巖,是在暴殄天

值得一提的是,柳天峰下令,楚巖可以隨意使用柳家的資源,和錢財,不然的話,也是支撐不起他這種可怕的修煉方式的。

——

接下來的幾日,楚巖一直在瘋狂的煉丹,他的丹技也是突飛猛進,雖然不能達到當初秦若夢一般運轉自如,不過煉製一品丹藥的功率幾乎達到百分之百,偶爾也可以煉製出一兩顆二品丹藥。

第三日,在柳家的後山上,一抹濃濃的丹香彌漫而起,楚巖雙眼一下明亮。

“終於功了麽?娘當初教給我的,破星丹!”

夜晚,楚巖搖搖墜的回到柳府,當看見楚巖一副蒼白無的樣子時,柳傾城黛眉輕蹙。

“你這是怎麽了?”柳傾城猶豫下,還是上前扶住了楚巖。

“嘿嘿,老婆,你親我一口,我給你一個寶貝如何?”楚巖雖然十分疲憊,不過臉上卻是帶有一

“唰!”柳傾城小臉一下寒如冰霜,嚇的楚巖急忙搖頭:“不用了,嗬嗬,別手,什麽都好說!”

楚巖心裏真的是十分委屈,自己娶了一個什麽老婆啊,就連自己想霸王上弓都不可能,說真的,楚巖除了當初柳傾城被下藥的時候,,到現在為止,楚巖連柳傾城的手都沒有牽過一下。

越是想,楚巖越是恨啊,早知道如此,當初真應該趁著春毒時做點什麽,這下可好,自己達到塵境之前,怕是想要和柳傾城發生點什麽是不可能了。

“楚巖,我再和你說一次,我嫁給你,是家族婚約,可是不代表我會喜歡上你!”

“行……我知道了,你有喜歡的人,不過老婆,既然這樣,那我納妾你應該沒意見吧?”楚巖頓了下,跟著就自顧自的說道:“估計你也不會有意見,不然的話,你說你這天天也不讓我砰,又不讓我納妾的話,我還真想休了你。”

饒是柳傾城沒有表現出來,可是眼之中已是充滿怨火,不過很快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在心裏安自己道。

“算了,再忍一陣子,馬上就可以結束這荒謬的生活了,等到時候,自己完拜師儀式,就可以專心修煉,再也不用到這混蛋的威脅了!”

柳傾城心中這樣想著,可是楚巖在這時手心一亮,取出一個小玉瓶來。

看見這個小玉瓶,柳傾城眼好奇,這個小玉瓶,不是自己當初裝著蓄元丹的麽?

可是,香氣怎麽不一樣了?

30551/18813600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