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20章貞潔烈女

《禦天武帝》第20章貞潔烈女

柳傾城聽見楚巖的話也是遮麵輕笑。

“我不管,你要是廢,我就保護你,沒事的楚巖哥哥,我可厲害了,我已經覺醒了命七星,現在是塵境一層,以後誰敢欺負你,我揍他。”蘇沐煙道。

楚巖一陣汗,完了……自己就夠無賴的了,今天怎麽見一個比自己還無賴的呢?

蘇沐煙的話,讓柳府上下都是倒吸一口冷氣。這般年紀,命七星,塵境一層……這可當真是天之驕了。柳傾城如何?天墉城第一才,柳家傾盡資源培養,可如今卻也不過是命六星,凡塵境九層,遲遲沒有辦法進塵當中。

眾人紛紛讚歎:“不愧是我長龍國的公主啊!”

“嗯,如此年紀,這般就,怕是再有幾年,就能夠絕塵之中。”

“是我長龍之幸,長龍繁榮啊。”

聽著一群馬屁的馬屁,楚巖翻了翻白眼,蘇沐煙的天賦確實不錯,可是在他看來,並沒什麽。蘇沐煙背靠長龍國,有一國資源,卻也不過才比柳傾城多了一星命,一層境界,如果這一切給柳傾城,柳傾城應該會更加強大吧?

可現在楚巖不關心這些,自己的婚姻大事,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你保護我?這怎麽行?這可是一個男人的尊嚴!”

楚巖理直氣壯的說道,可馬上就遭到無數白眼,剛剛是誰說柳傾城主外,你自己主的?

蘇沐煙眨著如銀鈴一樣的大眼睛,意味深長的笑道:“是麽……?那楚巖哥哥,你嫁給柳傾城,難道不是要保護你麽?”

“呃……”

楚巖竟一時間找不到反駁的話,可是自己肯定是不能娶蘇沐煙的,先不說,這是娘的命令,單是柳傾城,自己也是有一份的,十年前的一幕,也是這些年支撐他從死人堆裏活下來的原因。

Advertisement

“總之呢,沐煙,你年紀還小,這是婚姻大事,不是兒戲,你還沒想好,你放心,你想要什麽樣子的,你和我說,哥哥給你介紹。”

楚巖這一次拒絕的算是比較果斷,不人都是皺眉,對方是長龍國的公主,你竟然還敢拒絕?

聽見楚巖的話,蘇沐煙黛眉輕蹙,似乎覺到了上不友善的氣息,阿三在這時怒目一瞪,手便要朝著楚巖抓去:“小子,你好大膽,我家公主要嫁你,且是由你不同意的?”

唰!

可就在阿三手之際,楚巖神微微一變,那原本的頑劣盡是收斂,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不客氣。

“勸你一句,最好把手收回去,不然的話,你今日可能走不出天墉城。”楚巖聲音平靜而冰冷的道。

阿三心底一驚,那懸在空中的手竟是一下僵住?

他看向楚巖,從楚巖雙眸之中竟是看見一危險來?被楚巖盯著,就好像是被一隻洪水野盯著一樣,讓他是沒敢在朝前一寸。

蘇沐煙急忙喝:“阿三,住手!你瘋了嗎?”

阿三聽見蘇沐煙的話,這才給自己了一個臺階,將拳頭收了回來,不在說話,可是他心裏卻充滿了震驚……開始猜測,這楚巖究竟是誰。

剛剛那製自己的力量,不是殺氣,也不是元力,反而像是一種王者俯瞰眾生的藐視一般,楚巖就好像是一個天生的王。

“楚巖哥哥,你不生氣,阿三不知道你是……”

“夠了!”

楚巖突然冰冷,他看向蘇沐煙:“柳傾城是我老婆,我這輩子,明正娶的人隻能是,如果你是來祝福我們的,那我歡迎你,如果不是,恕不遠送,另外,這手諭,收回去,以後不要在用這種東西左右我,不然的話,我不介意,讓長龍國換個明事理的一國之君。”

Advertisement

“嚇——”

聽見楚巖的話,柳府所有人都是驚住一虛汗來。

楚巖,剛剛說什麽?

讓長龍國換一個君主?這種話,也是可以隨便說的麽?可是所有人卻能看出來,楚巖不像是在開玩笑,難道,他真的有這種本事?楚巖,究竟是誰?

這個問題,在所有人心裏越發的濃重。

聽見楚巖的話,蘇沐煙玉眼一下就紅了起來,可是忍住了,沒有哭,而是突然帶有一怒意的看向柳傾城。

“賤人,都是因為你,如果沒有和你的婚約,楚巖哥哥也不會這樣對我,我殺了你!”

“唰!”

蘇沐煙玉手一晃,突然出現一條紅菱,紅菱如彩一般在空中一震,猛的就朝柳傾城纏繞過去。

誰也沒有料到蘇沐煙會突然手,楚巖如此,柳天峰也是如此,那紅菱速度極快,空氣中都被震開,朝著柳傾城就狠狠的下去。

柳傾城黛眉一簇,這紅菱太快,即便是也躲不開了。

眼看著紅菱就要打在柳傾城上,楚巖的雙眸寒徹到了極限。

“砰!”

可正當所有人都認定柳傾城一定會被紅菱中時,空氣中突然漾起一片漣漪,一道紫,將紅菱一下給震退出去。

“啊!”

因為力量巨大,蘇沐煙的皓腕都是一陣劇痛,玉眼一下閃過刁蠻之:“是誰,好大的膽子,竟敢壞本公主的好事!站出來!”

“長龍國的公主,現在還真是越來越沒教養了,如果你繼續下去的話,我不介意替你父皇教訓教訓你。”

在這時一道聲音淡淡的響起,隻見在眾多賓客裏,一名坐在角落,穿大紅長袍的子輕飲一口濃茶,淡淡的吐道。

看見這人,眾多賓客又是皺眉,這又是哪裏來的一個大人?竟敢直接教訓長龍國的公主?

Advertisement

阿三看見陸雪婷,變的嚴肅起來,低聲音的在蘇沐煙耳邊道:“公主,這人不簡單,實力還要在我之上。”

“在你之上?”

蘇沐煙嚇了一跳,阿三是何實力,再清楚不過,塵境五層,放眼長龍國眾多的護國將軍,他都是有著一戰之力,可是如今阿三竟說,這陸雪婷還要在他之上?

柳天峰看了一眼陸雪婷立刻拋去激之

“夠了!”

楚巖在這時突然開口,隨即也是看了一眼陸雪婷,然後出一抹頗有深意的笑容,這才很認真的看向蘇沐煙:“我還是那句話,你要是留下祝福,那柳家歡迎你,如果不是,恕不遠送!不要在試圖激怒我。”

“我……我留下來就是!哼,不過休想讓我祝福你們!”

蘇沐煙砸吧砸吧小,可是現在事已至此,又不敢拿楚巖怎樣,所以鼓著香腮,竟是直接找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坐下來。

看見這公主的樣子,楚巖也是一陣好笑,這公主還有趣的,就是刁蠻了一些,不過不管如何,一場鬧劇總算結束。

司儀這時一愣,因為一場鬧劇的事,連最後的夫妻對拜都直接取消,他急忙的幹笑聲。

“哈哈,新郎新娘送房!各位賓客,請用宴席。”

大堂當中恢複幾分熱鬧,可是一聽楚巖和柳傾城要房,蘇沐煙又急了起來,可是又不知道怎麽辦,幹脆悄悄的溜了出去,竟是一直尾隨在楚巖和柳傾城的後。

——

房就是先前柳天峰許諾給楚巖的一座府邸,如今這裏已經裝飾好了,門窗上著大紅的喜字,門口十米外就開始是龍呈祥的大紅地毯,連房間裏的床褥都是請了刺繡師親自秀出來的紅被褥。

房間裏還點著紅的蠟燭,燭火在風中飄搖,映出一副春意之

柳傾城是被侍扶著先行送到房裏的,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床榻上,端莊大方。

可是楚巖卻並未急著靠近柳傾城,而是一個人獨自的站在房門口,手中把玩的一把十分鋒利的匕首。

“現在你如願了?”柳傾城冷冰冰的聲音響起。

對此楚巖似乎早就習慣一樣的笑了笑:“嘿嘿,當然了,不過接下來要做的事,才是我真正的願……嘿嘿,老婆,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房了?”

楚巖說著,就朝著柳傾城靠近過去,可是柳傾城玉麵突然一寒,手袖一揮,便是有著一道勁風飛出。

“啪!”

一道勁風直接在楚巖的上,很是疼痛,讓楚巖直接拍在牆上,疼的他一陣嚎……

“不是……你可是我明正娶的老婆,你至於麽?”

“楚巖,我隻答應嫁給你,可是卻沒答應你其他的,你最好不要胡思想,不然的話,下一次在在你上的,就不是勁氣了,很可能是……”

“是你腰間藏著的匕首是吧?”

不等柳傾城說完話,楚巖直接道出。

聽見楚巖的話,柳傾城黛眉輕蹙,今日大婚之前,確實在腰間藏了一把匕首,是做好了準備,如果楚巖敢胡來,那是不敢殺楚巖的,可是會自殺,如今自己已是和楚巖完婚,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嫁給了楚巖,等到時候,自己就算死了,楚巖也是柳家的婿,隻要這一層份在,那麽柳家,也能夠保住。

“我不會殺你,但是我會自殺的。”柳傾城輕輕道。

楚巖一陣無語……可是看著柳傾城一副誓死要捍衛貞潔的烈樣子,楚巖又無可奈何,總不能真的在新婚第一天,就把自己老婆死吧?

可是一想到自己娶了一個大,卻隻能看著?楚巖心裏就一陣無奈。

早知道是這結果,自己悔了婚取蘇沐煙好不好呢?

30551/18813599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