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8章遲來的鬧劇

《禦天武帝》第18章遲來的鬧劇

楚巖靜心著火焰,仔細想著當初秦若夢每次為他煉丹時的樣子,然後一步步的作。

這一次楚巖沒有在想先前一樣急躁,反而心靜如止水一般,一轉眼,他邊的畫麵都出現了轉變,就好像是十年前,他還跟隨在秦若夢邊時的樣子,耳中響徹的是那又悉又溫的聲音。

“小巖,煉丹講究一個火候,除了火候以外,最重要的是賦予丹藥生命,你要用你自己的生力去悟,隻有這樣,丹藥才會與你親和,隻有這樣,他們才不會排斥你,你可以讓他們聽從你的,服從你,稱你為王。”

“等到那個時候,你才是這天下丹王,這天地間所有的丹藥都可以任你煉製。”

楚巖眼睛一下就紅了起來,拳。

“娘——孩兒絕不會讓你失的,孩兒既然是你的兒子,那這丹王,我當定了。”

楚巖神念一,元氣便是托起桌子上的草藥送丹爐之中,火焰翻騰,強而不烈,草藥是一點點被萃取出來的,空氣中也開始彌漫起濃重的丹香。

楚巖嗅了嗅淳樸的丹香,眼睛一亮,就是這個味道,當初秦若夢提煉出的草藥就是這樣,是草藥本最純正的味道,而不是自己剛剛煉製出的灰渣味。

“不能急,不能急,要心靜如水。”

楚巖住心裏的激,繼續縱著火焰,掌控火度。

當所有草藥全部提取純元素以後,楚巖才將桌子上一顆扭曲的蓄元丹放進丹爐裏接著煉製。

——

一夜無話,東方既白。

今日注定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所以當清晨第一抹紅從地平線另一頭升起時,天墉城裏便是沸騰了起來,街道上人影如幟,車水馬龍,全部是朝著柳家的方向。

柳家一早更是鞭炮聲劈裏啪啦的響起,可以說天墉城有頭有臉的人,包括一些外族,和天墉城外的要職人員全部齊聚一堂。

Advertisement

柳家雖日漸中落,可依舊是長龍國的大家,一些家族也希能通過這一次拜訪好柳家,當然,還有很大一部分人是衝著楚巖來的。

很多人都想要看一看這個一夜讓秦家消失的柳家姑爺,是個何方神聖。

“你們知道那個楚巖的背景麽?”

“不知道,不過聽說很厲害,才來天墉城三天,連續讓秦家和葉家吃癟。”

“十八年前,應該就是楚巖的母親救了柳家吧?這些年,柳家日漸中落,家族沒有才幹,不人都對這一塊大垂涎已久,可因為當初那人的一句話,讓柳家是十八年都沒有毀滅。”

“那這人的來頭應該不小,很可能是皇室的,一會見機行事,最好能好一下。”

正當這時,在人群當中出現兩名十分神之人,兩人皆是一席紅袍纏,輕紗遮住了麵龐,不過看形不難看出是兩個型較小的子。

“師父,以我宗的背景,應該不需要好柳家吧?為何這一次還要特意前來?”站在後麵一名比較矮小的倩影好奇道。

“奉師門之命,跟著我就是。”

跟在後麵的小孩吧唧吧唧沒有說話。

因為來了不大人,所以柳天峰親自出來迎接,可是當他看見這兩道倩影時微微皺眉。

這紅袍在長龍國都不是什麽,是一個很有代表的地方,那就是天山宗。

天山宗,在長龍國建立千年,一直是堪比皇室的存在,隻是柳天峰想不通,他雖然在長龍國擔任過多年大將軍的職務,可是與天山宗卻從未有過集,今日嫁,更是沒有給天山宗發過請帖,天山宗怎會派人來此?

“兩位長老,可是天山宗的大人?”不過既然對方是天山宗,柳天峰自然不會怠慢。

Advertisement

“柳家主,在下天山宗陸雪婷,得知今日柳家嫁,所以宗主特意讓我前來祝賀一下。”陸雪婷拱手道。

“還有我,還有我,我邱夢雪。”跟在陸雪婷後的小孩笑道。

“小能有天山宗的祝賀,是的福氣,兩位快請。”

柳天峰急忙尊敬的回應一下,給兩人讓開一條路來,並招呼過趙武和趙六。

“你們兩個,好生招待一下兩位仙人。”

當兩人進柳府以後,趙徒在柳天峰旁才道:“家主,你可邀請了天山宗?”

柳天峰搖搖頭:“不是我,恐怕他們也是衝著巖兒來的吧,今日不人,我都不認識,不過皆是帝國中有頭有臉的大人,這些老狐貍,以往臉比天高,狂傲的狠,可從未對我柳家如此客氣過,不過今日會來,都是為了能好巖兒。”

趙徒點下頭,要是說在小小天墉城能搬天山宗的,怕是也就隻有楚巖一個人了吧?

雖然趙徒依舊不知道楚巖的份,可是從秦家被迫離開天墉城一事上看,楚巖的份很可能還要在皇室之上,說不定真的是某個仙宗後人。

招待好所有的賓客,婚禮才正式開始。

雖然楚巖是贅婿,不過為了尊重楚巖,反而是楚巖一早留在柳府,柳傾城則是坐著花轎從柳家另一的宅院而來,從此讓明眼人便看出柳家對楚巖的重視。

今日的柳傾城極為漂亮,畫了淡妝,不施黛,頭發高高的盤起,上有金冠,傲然生輝,褶褶閃讓人不癡迷,配上一大紅有金邊嵌的長,當花轎的簾子被伴娘輕輕撥起時,猶如彩降臨,正如的名字一般,傾城獨立。

“好漂亮的新娘。”

當柳傾城從花轎中走下來,所有男人都是忍不住的窒息,雖還尚未出容貌,卻以的不似凡間。

Advertisement

在兩個伴娘的陪同下,柳傾城來到高堂當中。楚巖這時早已在高堂等待,當他看見柳傾城時,也是角輕輕上揚,出一抹笑容來。

娘,看見了麽?孩兒今日就完你的願,和傾城婚了,雖然你不在邊,但是你放心,很快我就會帶著你兒媳去救你的。

“姑爺,小姐可就給你了啊。”兩位伴娘笑嘻嘻的將柳傾城給楚巖。

“放心,包在本上。”楚巖接過柳傾城的小手,看著柳傾城致到不可挑剔的五:“老婆,你今天可真漂亮。”

聽著楚巖又喊自己老婆,柳傾城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可是卻已經默許了這個稱呼。

接下來就是拜堂親,柳天峰和柳家長老坐在高堂上,他看著兩位站在自己麵前的新人也是充滿笑意。

“巖兒,從今日起,你就是我柳家人了,以後,有誰欺負你,你大可跟柳伯伯說。”

“大伯,過了今天,楚巖可就該改口喊你爹了。”柳木在一旁笑道。

柳天峰愣了下,這才一拍腦袋哈哈笑道:“對,對,你看我都高興的糊塗了,哈哈,巖兒,以後我就是你的父親,我大的本事沒有,不過在這長龍國,有什麽麻煩,為父幫你做主!”

楚巖心裏也是暖暖的,他看了一眼柳傾城笑道:“老婆,你可聽見了啊,以後有咱爹給我做主,你要是敢欺負我,我就跟咱爹告狀!”

被楚巖當眾調侃,讓柳傾城致的小臉微微紅,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巖。

“哈哈,老柳,進行儀式吧,我們可都等著喝這杯喜酒呢。”葉濤在這時笑道。

柳天峰點點頭,接下來的過程就給了司儀,司儀站在高堂的中央,正對著兩位新人高聲喊道。

“一拜天地!”

柳傾城和楚巖這才轉衝著高堂門外,相互跪伏,叩首,拜見天地。

“二拜高堂!”

兩人再一次轉,對著柳天峰,柳家眾多的長輩紛紛叩拜。

隻是讓人意外的是,整個過程出奇的順利,這讓不本以為會出現搶親這種事的人大失所

天墉城的爺也是長歎口氣,知道自己心目中的神馬上就要為別人的老婆了。

可是卻沒人敢出聲,原因很簡單,就因為柳木從始至終一直在旁邊陪同,手中一把鋒利的劍刃更是的明亮,好像在告訴眾人,要是哪個不開眼的,敢在這時候惹事,那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劈了對方。

“夫妻對拜!”

現在就隻剩下這最後一個過程,要是這時候在沒有人鬧事,那在往後,可就是送房了,那時候,就算想鬧事,恐怕也為時已晚了吧?

所以不天墉城的弟子都是蠢蠢,希這時候能夠有人站出來阻攔這一場婚禮。

楚巖和柳傾城已經轉過,相互對視,楚巖這時罕見的收起了以往不羈:“老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楚巖的老婆,你放心,我一定會伺候好你的,你主外,我主。”

“……”

聽到楚巖的話,不人心裏都是一陣大罵,然而楚巖仿佛十分用一樣,一副氣死人不償命的衝著一眾弟子得意一笑。

終於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兩對新人在眾目睽睽下相互鞠躬,進行最後的夫妻對拜,可也是同一時間,在柳家府外出現了一陣陣,算是一場遲來的鬧劇。

“姑娘,你不能進去!”

“攔住,快!給我攔住!”

“哼,我看誰敢,本公主今天還就不信了,一個小小柳家我還進不去了?阿三,誰敢上前一步,你就給我打斷他的狗!”

一陣過後,在高堂外便是傳來一道刁蠻的聲音,所有人在這時都不由的皺起眉,然後不期盼這一次婚禮被破壞的弟子興起來。

終於有人要站出來了嗎?

“怎麽回事?”

柳天峰老臉一沉,今日可是自己嫁的大好日子,究竟是誰這麽不開眼敢來此鬧事?

柳木這時也是一把出腰間的佩劍。

30551/18813596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