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7章不是親生的

《禦天武帝》第17章不是親生的

“這……什麽況?”

“我怎麽知道?不過看樣子,這兩個人好像和諧的啊。”會議廳裏,不人議論道。

柳木淡淡而笑:“沒什麽,我就是想要試探一下,他娶傾城的決心而已。如果他剛剛選擇了躲,或者是因為到威脅,而選擇悔婚的話,那我可能真的會殺了他,哪怕是不惜賠上一切,我也絕不會讓傾城嫁給他的,但是他沒有,那證明他是真的想他娶傾城。”

聽到柳木的話,所有人都是鬆了口氣,不過柳天峰依舊是板著臉道:“柳木,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如果傷了楚巖,哪怕是你柳家的驕傲,我也不會放過你。”

“放心吧大伯,隻要他不做出對不起傾城的事,我以後都不會傷害他。”

柳木又轉看向傾城一眼,笑道:“傾城,也要恭喜你,找到了一個你在乎的人。”

“我在乎的人?”柳傾城黛眉輕蹙。

“是啊,其實剛剛他的命,除了在他自己手中,還在你的手裏,要是你剛才沒有選擇阻攔,反而看見他要死,出一點點欣喜之的話,那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殺死他,畢竟我不希你嫁給一個會讓你痛苦的人,更不會讓你做柳家自保聯姻的籌碼。”

柳木說到這停頓了下:“不過看來,雖然你上不願意承認,可是心裏已經開始漸漸接他了。”

“我心裏已經接他了?”

柳傾城眼神變的複雜,這怎麽可能?

可是剛剛他有危險,自己確實是真的擔心,自己不希他死,難道……柳木大哥說的是真的?

柳傾城不敢去往更深了想,告誡自己,一定是因為他昨天救了自己,所以自己才會不希他死的。

“反正我不管你們怎麽看,這樁婚事我同意了,誰要是有意見,以後來找我柳木。”

Advertisement

柳木十分霸氣的環視一圈,衝著那些外族,和一些一直惦記著柳傾城,想要這一次在大婚上做鬼的人冷哼聲:“不過別怪我柳木把醜話說在前麵,你們做可以,但別讓我發現,不然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這讓一些真有破壞婚禮想法的小輩紛紛低下頭。

“嘿嘿,多謝柳木大哥,我開始還以為你會是最難纏的,沒想到,你還仗義的麽?”楚巖笑道。

“你別笑,我雖然認可你,不過如果有一天,你讓傾城傷,或是讓因為你傷,那天南海北,無論你有什麽背景,我都會親自手刃了你。”

“我要是不能保護好傾城,我提頭來見。”楚巖嚴肅道。

“這還差不多。”柳木滿意的點下頭,會議廳裏詭異的氣氛才一下散開。

“楚巖賢侄,柳木也是疼傾城,你可別放在心裏。”

柳天峰苦笑道,柳木所做這事他是真的不知道,不然一定會阻攔,因為秦家一夜被趕出天墉城的事,他可是也聽說了的,這讓他更加篤定楚巖的背景。

“大伯放心,楚巖不會傷害柳家的,不然全當是我看錯了個人。”柳木笑道。

楚巖撇撇,不過對柳木倒是提起一些好來,從他上,讓楚巖到一不羈的親和力。

——

因為大婚在即,所以接下來在會議廳裏討論的全部是婚事安排。而對於這些楚巖又是一竅不通,所以聽著柳天峰和眾多長老不停的討論,在楚巖耳朵裏就像是一群烏在吱吱喳喳的一樣……到了後半截,他更是直接聽的睡著了過去。

“啊?”柳傾城用力推了一下楚巖,他這才打了一個機靈的坐起

可是沒過一會,楚巖眼皮又開始打架了,他真心覺得,這就是一種煎熬,比給柳傾城解毒時還要煎熬,有這大好的時間,自己為何不好好的改善蓄元丹呢?

Advertisement

楚巖越想越氣,最後更是趁著眾人不注意,悄悄的溜出會議廳去。

其實說是溜出去,也就是在所有人眼皮底下,隻不過柳天峰沒有阻攔而已。

等到從會議廳離開,楚巖一下就神了起來,他覺得好像所有困意都沒了,一副神清氣爽。

“明日就是大婚,時間迫,要抓才行啊。”

楚巖回到房間,直接將大門閉起來,然後一個人看著桌子上的蓄元丹開始研究起來。

“這一顆蓄元丹品質太差,想要修改一顆破星丹,難度不小。”

楚巖一陣無語,這時他真恨不得將煉製這蓄元丹的主人抓出來暴打一頓,明明用了上好的草藥,可卻煉製出這樣一顆不倫不類的東西,最可恨的是,竟然還好意思拿出手?難道不丟人麽?

“寶兒,拿我的手牌,去賬房領一些錢,然後去幫我買一些草藥回來。”

“好的爺。”

寶兒拿過楚巖的手牌,又接過楚巖所寫下的一行草藥,可是當看見這些草藥後寶兒不咋舌:“天星草?接骨木?姑爺,這些不都是廢草麽?你買這麽多廢草做什麽啊?”

你去買你就去買,哪那麽多為什麽。”

楚巖邪魅一笑,廢草?怎麽可能,這可是天地間最珍貴的草藥,隻不過隻有在煉丹師手中才能發揮出作用而已,在這小小的天墉城,可沒有人識的這些寶貝。

寶兒委屈的點點頭,不多時便將楚巖要的所有草藥全部收夠回來,一一有序的擺放在桌子上。

嗅了嗅淳樸的藥香,楚巖忍不住出一抹失神的笑容來,真是好多年都沒有聞到這種香氣了啊。

楚巖現在還依稀記得,自己從小跟在娘邊時,每天都是跟這些草藥度日,每天聞著這些幹裂的草藥味恨不得想吐,可是現在再一次聞起來,竟然覺到一的淳樸清香。

Advertisement

“現在可以開始煉丹了啊。”楚巖長舒口氣,雖然他自認自己醫異稟,對草藥,丹藥更是十分通,可是歸結底,這是他第一次煉丹,原來隻是在一旁的看秦若夢煉丹而已,所以現在親自嚐試,還是有一定不小的難度。

不過楚巖似乎也早有預料,特意讓寶兒準備了三幅同樣的草藥,這才開始手起來。

“按照娘當初煉丹的順序,要先將草藥的雜質去除,然後提煉出其中的華,我先試試。”

楚巖開始手,至於丹爐,他一直隨攜帶著當初秦夢瑤所用的丹爐,是一口掌大小的鼎爐,四角母鼎,上方有金龍纏繞,中央刻有一秦字。

這也是秦夢瑤留給楚巖唯一的一樣東西。

楚巖開始閉目,元氣便是從他五指之間飛出,的小點,這些小點都很歡快,隨後楚巖按照自己的記憶,學著當初秦夢瑤的作。

應五行,應大道,令元氣在五行之中轉變,火!

楚巖手掌猛的推出,突然在他掌心上便是跳出一團團猩紅的火焰來。

火焰一出,高溫一下便將房間給照亮,楚巖也是嚇了一跳,不過隨後出狂喜之:“第一步功了!我凝出丹火來了,我果然是個天才啊!”

當丹火出現,楚巖將手掌攤開,隨後這些火焰就好像是一個小火人一樣,跳著竄進丹爐的火口裏。

這丹爐四壁是空的,裏麵可以儲存火焰,為的就是保證爐溫度一致,提煉出的草藥也會更加純。

當火焰將丹爐完全預熱以後,楚巖才點點頭,開始將草藥一腦的扔進丹爐裏,接下來就是讓火焰的高溫驅除雜質,取其華,最後凝丹即可,楚巖這樣想著,不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這煉丹,似乎沒有自己想的那麽難麽?

“砰!”

可正當楚巖想著,丹爐溫度一下驟變,楚巖臉一下變的窘迫,火焰竟是一下手,開始不他的控製,狂暴起來,瘋狂的朝著丹爐吞噬下去。

“轟!”

不多時,房間就是一聲巨響,楚巖子也是一下被震飛出去,狠狠的撞在牆壁上,連續噴出幾口鮮

等到他回過神時,房間裏也是烏煙瘴氣的,黑的濃煙籠罩大半個房間,他急忙衝上前的想要查看丹爐,可惜……打開丹爐蓋時,裏麵除了一堆被淬煉毀壞掉的廢渣以後再無其他。

“怎麽會這樣?”

楚巖麵龐沉著,他想不通,自己都是按照娘以往的方法做的才對,為何會變這樣呢?

楚巖不信,繼續嚐試,可結果卻不盡人意,不多時房間裏又是傳來一聲‘轟’的炸聲,丹爐的草藥再一次變灰渣,什麽也沒有剩下,最重要的是,連續兩次提煉,讓楚巖已經變的疲力盡,他的元氣都是虧空,他有一點癡傻的坐在床上。

“娘……我不會不是你親生的吧?”

楚巖一臉懵,他現在甚至開始質疑自己的份來,自己的娘可是天下第一煉丹師,自己不會煉丹,鬧著玩呢?

“不行,我還要再試試!”

楚巖又爬起,隻是這一次他沒敢在直接提煉草藥,因為三幅草藥就隻剩下最後一幅,要是在被摧毀,一切就玩完了,所以他是先從控火開始練習,炸爐的原因一般都是因為火焰不穩,所以隻要自己能夠將火焰控製好,其餘的都不是問題。

30551/18813593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