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5章蠻荒之主之子

《禦天武帝》第15章蠻荒之主之子

葉尋說著,他看向葉濤等人一眼,然後很尊敬的跪下,對著幾名長老磕了幾個頭:“爺爺,諸位叔叔,尋兒不孝,看來以後不能為你們養老送終了!”

說著,葉尋從腰間取出一把匕首,抬起手,衝著自己的嚨就狠狠刺下。

“不要!”

葉濤終於忍不下去,他老眼通紅,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楚,放尋兒一命吧,你要報複,殺我!”

“爺爺,站起來!這一切都是尋兒咎由自取!”葉尋一急,匕首直接刺下。

“鏗!”

劍要刺下時,楚巖將桌上的茶杯拋出,一下將葉尋的匕首打飛出去,然後他較有興趣的看向葉尋:“怎麽,你就這麽想死!”

聽到楚巖的話,葉尋微微吃楞一下,然後他決絕的道的:“我不想死,可是我更不能害了葉家。”

楚巖歎了口氣:“看在你對我一個兄弟有恩的份上,我今日不殺你,把匕首放下吧。”

“你的兄弟?”

“葉,你可能不記得我,當年葉家守衛考核,我被斷了,是你一直細心照顧我,並且給了我一些盤纏,引薦我柳家的,這等恩惠,我趙六一直銘記在心。”趙六道。

葉尋恍然,隨即他不苦笑,他倒是沒有料到,當日一無意之舉救的一人,今日竟反而救了自己一命,如果不是途中趙六告訴了楚巖葉尋的況,那葉尋今日是一定會死的。

“葉尋,我聽說過一些關於你的事,我有一點欣賞你,當然,這並非同,是因為你我有過一樣的經曆,我能明白你,所以我今日饒你一死,不過,有些事,你做了,就是罪。該有的懲罰,必須要有,接下來一掌,你活下來,你我之事一筆勾銷,你若死了,那也是命。”

楚巖道:“利用我,總要付出一些代價。”

Advertisement

“攝魂訣!”

楚巖抬起手,元氣瞬間匯聚在他掌風上,形圈,這一掌,他可以說沒有留下任何餘地,是將全部元氣調出來的。

麵對楚巖一掌,葉尋一咬牙,他衝著楚巖笑了笑,隨即在看向楚巖的目也是有一點不太一樣,他雖是葉家爺,可是卻並非紈絝,所以今日一事,讓他對楚巖另眼相看。

“砰!”

楚巖一掌轟出,葉尋雙臂叉,那元氣像是炮彈一般狠狠的轟炸在葉尋上,他兩隻手臂頓時變焦炭一樣,軀踉蹌數步,連續噴,不過好在,他並未死。

葉濤幾人見狀這才大鬆口氣。

“多謝楚!”

楚巖笑而不語,手袖一揮,將元氣收斂,這才站起衝著趙武趙六道:“我們走吧。”

眼看楚巖要離開葉家大門,葉尋突然轉,他很認真的看向楚巖:“楚巖,是我錯看了你,整個天墉城的人都錯看了你,柳家能有你這樣的婿,是他們的驕傲,我服你。”

“服就好,本來我是想滅掉秦家的,可是既然你與秦昊有仇,那我給你三個月的時間親自報仇,你要是辦不到,那我便會出手,你這輩子,也沒機會報仇了。”

楚巖淡淡的道,秦昊今日和秦力的話他都聽在耳中,因為大婚,自己沒有大開殺戒,可不代表大婚以後,他還會有一顆定時炸彈一直在邊。

斬草不除,這樣的道理,楚巖更是深知。

葉尋一愣,隨即蒼白無的臉上才強出一笑意:“多謝!”

楚巖也沒回的揮揮手,這才和趙武趙六一行離開葉家。

這一晚,先是滅秦,再是討葉,楚巖算是徹底出了名,趙武趙六跟在他後也見證了什麽做真正的格,一路上兩人都是熱火朝天的。

Advertisement

不過楚巖剛離開葉家,葉家人則是深深的鬆了口氣。

葉濤歎了口氣的看向葉尋:“尋兒,苦了你,我知道你是為了你娘報仇心切,可是……記住,以後無論如何,不要招惹楚巖,那個人,不是我們葉家這種小角能對抗的。”

“爺……這楚巖究竟是什麽人?”葉尋心中對楚巖充滿了好奇。

“唉……你隻需要記住,這一片天地最強大的那個人,是他爹,就夠了。”

“這一片天最強的人?”

葉尋瞪大眼,他腦海中瞬間閃過一個名字:蠻荒。

“難道,他是蠻荒之主的兒子?”

蠻荒,這個名字,在這一片天地間都是忌,放眼整個星辰之中,也是令很多星辰足矣抖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這個蠻荒之主,他主宰天地萬年,可以說放眼這塵間大陸之中,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挑戰他的威嚴,和蠻荒相比,那長龍國是什麽?或許連一粒米都算不上,那就是塵間最強大,最神的勢力。

而楚巖,竟然是蠻荒之主的兒子?

葉尋整個人不的一,心中充滿了餘悸,而更多的是慶幸。

葉尋慶幸,楚巖不是那種瑕疵必報,和不明事理之人,他也慶幸,自己和楚巖有著一樣的經曆,不然的話,那他現在恐怕早就已經死了,而不僅僅是重傷的站在這裏。

“所以你記住,無論何時,都不可以再招惹這個人,即便是長龍國的皇室,在他的麵前也要俯首稱臣。”葉濤歎了口氣,重重的拍了葉尋肩膀三下:“尋兒,你是葉家的希,葉家的重擔將來都要你擔負起來,所以你可一定不要出什麽事啊。”

葉尋點下頭,而他的眼眸這時卻異常明亮,在他心底突然多出了一個念頭,改變他一生的念頭。

Advertisement

楚巖此時也並不知,就是他今日的饒恕之恩,讓他將來在這億萬星辰之中綻放芒時,邊多了一名得力的戰將,那是跺跺腳,讓三界都要抖的存在,名為:尋天帝。

不過那都是後話,解決掉所有的事,楚巖這才和趙武趙六回到柳家。

出奇意外,楚巖剛回到柳家,門外竟是站著一名靚麗的倩影,三千黑發如瀑布一般搭在香肩上,無可挑剔的五,吹蛋可破的,特別是一雙修長,讓人看的癡迷。

“傾城老婆,這麽晚你還在等我啊?”楚巖用欣賞的目看向柳傾城。

柳傾城蹙下眉,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楚巖,他眼底雖然有著所有男人看向自己時一樣的貪婪,隻不過並不,反而很溫

“秦家的事,是你做的?”柳傾城淡淡的道。

“什麽事?哦,你說讓秦家離開天墉城啊?怎麽,老婆大人是覺得這種懲罰輕了麽?那要不我現在就滅了他們?”

“你知道你這樣會給你樹敵眾多麽?秦家在長龍國有著無數盟友,多年來悉心經營,穩紮穩打,多名封疆大吏都是秦昊的生死兄弟,你如今不將秦家趕出天墉城,更是害死了秦力,秦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柳傾城有一點點擔心的幽怨,可是楚巖卻依舊嬉皮笑臉,這讓忍不住的生氣。

“怎麽,老婆你是擔心我啊?”

“能不能有點正行?”柳傾城玉眼如冰。

“呃……好的,好的。”

楚巖一下嚴肅不的道:“其實這事也不怪我,你想啊,你是我沒過門的老婆,秦瘋今日對你做了這麽過分的事,我才趕他們秦家出天墉城,這是我多大的仁慈啊?要是換做別人,估計非要屠了他們祖孫三代才是,你看,你老公有心吧。”

“你……”柳傾城鬥鬥不過楚巖,隻好歎了口氣:“算了,總之你最近不要走,我和我爹說了,他說會派人重點保護你的。”

楚巖笑著點點頭:“老婆放心,馬上就是你我新婚之日,我怎麽舍得走呢。”

“楚巖,你真的想要娶我?”可就在這時,柳傾城玉麵微變,看向楚巖的眼神也不太一樣,隻是哪裏不一樣,又說不上來。

楚巖很認真的點頭:“當然,你可是我老婆,我當然要娶你了啊。”

“我知道了,我會如你所願,後天我會嫁給你。”

柳傾城在楚巖門前留下來一個小玉瓶,言罷便是離開。

看著柳傾城留下來的玉瓶,楚巖微微一怔,過香氣,他便是能夠知道,裏麵是一顆補充元氣的蓄元丹,這種丹藥對於大山門,或是大家族不算什麽,可對如今日漸中落的柳家,倒是有著不菲的價值。

爺,這蓄元丹,是傾城小姐給你的?”寶兒這時從房中走出,驚訝道:“這蓄元丹,可是小姐年時,老爺破格送給小姐的,沒想到,竟然送給你了,看來小姐就是上說,心裏還是很滿意爺的。”

自己的年禮麽?楚巖看著手中一顆形狀古怪的丹藥歎了口氣。

這丹藥,對於天墉城其餘任何人來講都十分珍貴,可是在楚巖眼裏,卻一文不值,這並非是因為楚巖的背景,而是因為他自份。這十年來,楚巖因為不能修煉,所以便是一心苦練醫,和丹,早已有著一過人的本領。

雖然原本因為沒有元氣,無法控火來煉丹,可是他對丹藥的理論確實超凡過人,醫更是十分湛,先前為柳傾城解毒時,就是用的一種十分罕見,十分難掌握的針刺之法。

“雖然丹藥破了一點,不過總是你一片心意,那我就收下,隨後稍作修改,再送給你吧。”楚巖咧一笑,腦海中浮現的,依舊是十年前那個還十分稚的小孩。

“傾城,或許這就是緣分吧,所以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楚巖在心底暗暗的發誓,這才讓寶兒給他準備溫水,繼續在藥浴當中侵泡。

30551/18813590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