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4章一言不合刨祖墳

《禦天武帝》第14章一言不合刨祖墳

楚巖狡黠的看向葉濤,又示意了他一下:“葉老頭,你倒是說說啊,我自刎行不行?正好等我下去以後,去找葉長青喝喝酒,順便問問他,怎麽著,他才死了沒幾年,葉家進步不小啊,已經敢這麽和我說話了?”

“……”

所有守衛也是瞪大眼睛,尼瑪,葉長青,那可是葉家的開山老祖啊,也是長龍國建國時一代大將,可以說,沒有葉長青的話,那就沒有葉家現在,放眼天墉城,誰提起葉長青那不是要豎起大拇指佩服幾分的,現在這小子,竟然直呼葉長青的大名。

可最讓守衛想不通的是,楚巖如此出言不遜,葉濤老臉一變,反賠笑?

“哈哈,原來是楚賢侄啊,哪裏話,哪裏話,我口誤,是我口誤。”

“別啊,你不是要我付出代價麽,要不這樣,你告訴我葉長青那老頭的祖墳在哪,我去給他刨出來,跟他聊聊這個代價的事?”

“楚別鬧,老祖宗才休息沒幾年,這麽點的小事,咱就別驚他了是吧。”葉濤角一陣搐。

守衛這時更是蒙了,尼瑪,這小子究竟是什麽人啊?怎麽還就刨人家祖墳呢?

楚巖冷蔑的看了一眼葉濤,這才不在多言的道:“怎麽?準備讓我一直站在這?”

葉濤一愣,隨即他連忙出一副賤笑來,這時所有守衛都驚呆了,他們還真是頭一次看見葉濤如此賤的樣子。

“楚快請,楚快請!”

言罷,葉濤又瞪了一眼所有守衛:“你們這群廢,竟敢對楚手,罰你們所有人守夜。”

楚巖也看向趙六:“怎麽樣?出氣麽?不出氣,我在幫你折騰折騰他們幾個。”

趙六心裏已經樂開了花,他現在越來越覺跟隨楚巖是一個很明知的選擇,最讓趙六的是,楚巖雖然貴為天子,又是柳家的爺,可他對自己卻平易近人,可以說把自己當兄弟。

Advertisement

“姑爺,不用,我解氣了。”

“解氣就好,走,我帶你們進去。”

楚巖昂首闊步的就朝葉家會議廳走進去,看著楚巖的背影,葉濤和葉家一群長老臉都紫了起來。

“這災星不是剛滅了秦家麽?怎麽又跑葉家來了?”

“你問我,我特麽問誰去!”

“也不知道哪個不開眼的招惹了他,這下好了,剛尋思秦家一滅,歡呼一下,現在可好,咱們都跟著倒黴吧。”

“你們幾個愣著幹嘛呢,趕進去伺候這祖宗啊!”葉濤瞪了一眼。

“尼瑪,真服了!”

一群葉家長老滿頭黑線,可當他們走進會議廳以後,老臉更是一陣搐。

葉家的會議廳一共有六把椅子,最上方有兩把,平時是葉濤和夫人坐的,左右各有兩把,是四位長老的,但如今葉濤幾人回到會議廳,卻發現本沒有他們坐的位置。

楚巖直接大搖大擺的坐在家主之位上,而且還是一個人占了兩把椅子,坐一個,踩一個。

趙武趙六兩個人也是一人占了兩個,他們兩人剛看見葉濤等人進來,嚇的急忙想起,可楚巖一瞪眼,讓兩人又不敢了,整個過程,兩人如坐針氈。

“哈哈,葉老爺子,我和我兄弟們都累了,坐一會,讓你們站著,你應該不介意吧?”楚巖淡淡的道。

葉濤搐,楚巖坐他自然不會有意見,可是現在,竟然連柳家的下人都坐在這,而他們幾個長老卻要站著。

可是沒辦法,葉濤不是傻子,現在誰都能看出來,楚巖是來者不善,他現在要在衝撞楚巖,那絕對是嫌自己命大,嫌葉家命大!

“楚哪裏話,應該的,應該的!您坐!您坐!”

趙武趙六瞧見葉濤這般遵從的樣子才鬆了口氣,隨後坐起來倒也是心安理得了一點,不過接下來就沒他們兩個什麽事了,他們隻負責吃著桌上的一些甜食,默默的看著楚巖裝就好。

Advertisement

楚巖也不說正事,就自顧自的聊著一些有的沒的。

“哈哈,葉老爺子,你這葉家可真是金碧輝煌啊,這會議廳,可比柳家的漂亮多了,以後我有空,可要多來坐坐啊。”

葉濤一陣汗……心裏想著,你喜歡,我給你建一座都行,但你可別沒事就來坐坐啊。

“葉老爺子,我看你葉家人丁也興旺的麽?咦,你們幾個,別愣著啊,來,一起探討一下。”

“……!”

葉濤和葉家長老都是滿頭黑線,楚巖越是如此,葉濤心裏就越發虛,終於是忍不下去了,他一臉無奈的苦笑道:“楚,您有什麽話您直說行麽?我求你了,別這樣折磨我,我也老了,不了這大風大浪的。”

“也沒什麽事,放心,我不會讓你們葉家消失的,我來葉家,就是要找一個人。”

“咯噔!”

葉濤心裏沉了一下,找一個人……果然,是葉家有人招惹到了這位災星。

“不知楚所要找的是何人?”

“葉尋,他出來見我吧。”楚巖淡淡的道。

“葉尋?”

葉濤驚出一冷汗,葉尋可是目前他最疼的孫子,更是現在葉家最有天賦的年輕一輩,如果可以,他是絕對不希葉尋出事的。

“楚,是尋兒惹到您了麽?還原諒啊,老朽在這給你下跪。”葉濤一下便跪在地上。

“唰!”

楚巖皺下眉,他大手急忙用元氣風,將葉濤的雙膝托起,相比較秦昊,不得不說,這葉尋更懂得做人,他知道哪些人不能得罪,所以會選擇討好,哪怕是犧牲一點尊嚴這種東西。

“先喊他出來吧。”楚巖的臉上依舊是沒有緒,看不出喜怒。

葉家長老都慌了,葉家大長老這時拳:“該死的,一定是柳天峰,他一定要用楚巖這小子,消滅我們秦葉兩家麽?”

Advertisement

“事已至此,去喊葉尋吧,是生是死,那都是他的命……”

葉濤老態的軀一,他覺得自己眼前一黑,秦瘋死在楚巖手中一事已不是,現在楚巖來找葉尋,那葉尋,多半也是活不久了。

——

正當此時,在葉家的一座宅院當中。

秦家一事很快便在天墉城傳遍開,自然也包括葉尋的耳朵。

“哈哈,爺,真是太痛快了,沒想到楚巖那小子真有本事,竟然不的就把秦家從天墉城攆了出去!”葉尋的一名手下興道。

“是啊,這一切都在爺的計劃當中,天墉城過了今日,就再也沒有秦家了。”

葉尋臉並不好看:“可惜,秦昊沒有死!”

“雖然沒死,不過秦家被趕出天墉城,我聽說長龍國皇室也連夜下了批文,直接罷除了秦昊邊境守衛將軍的一職,秦家也從此被逐出百家之中,不出幾年,秦家恐怕必會滅亡。”

葉尋搖搖頭:“不行,我一定要親自看見秦昊死,當年我娘的事,絕對沒完!”

“葉,老爺找!”

正當這時,一名溫雅的婢推門進來,看向葉尋的目很溫覺並非是上下級的關係,這也是因為葉尋平時對人親和,他對自己的下人向來大方,而且從來不把他們當做下人來看。

聽見婢的話,葉尋充滿疑,此時已是深夜,這個時候葉濤找他,肯定是有大事。

“好,我現在就過去!”

葉尋簡單整理一下,這便是隨著婢朝葉家的會議廳走去,一路上,他並未發現葉家的異樣,當他邁大殿中時,趙武趙六也是起來,四名長老各自坐在座上,所以他也沒有看出端倪,直接從大殿上跪下

“爺爺,不知您深夜傳喚尋兒,是有何事麽?”葉尋很尊敬的說道。

“葉,這是幹嘛啊,一見麵,就行這麽大的禮。”

可在這時,一道帶有一的笑聲卻從高堂上響起,葉尋這時抬起頭才為之大驚,因為他發現,坐在高堂上的並非葉濤,竟是楚巖。

“楚巖!是你?”

葉尋心裏咯噔一沉,一不祥的預升起,這不讓他背脊都有涼風刮過。

“當然是我啊,我來謝一下葉今天的好心提醒。要不是你的話,那我今天和我老婆可是遭殃了,你說,這麽大的恩惠,我應該如何報答你啊?”楚巖冷冰冰的笑聲。

葉尋臉越來越難看,他知道,楚巖已經知道了一切,不過很快他便是平靜下來,淡淡的笑道:“世人說,柳家娶了一個廢姑爺,是個乞丐,是個傻子,看來,天墉城的所有人都被你給騙了。”

楚巖不可置否的笑了笑,這時葉濤幾人都急了,可是楚巖有令,不許他們開口,也不許求,所以他們隻能在一旁看著。

葉尋苦笑的搖搖頭,他這時直視楚巖,隨即他歎了口氣:“楚巖,既然一切你都知道,那我也沒什麽好瞞的,確實,是我利用秦瘋的,春毒也是我給他的。”

“這麽說,你承認了?”

“當然,一人做事一人當,隻是可惜……秦昊沒死。”

葉尋再次提到秦昊,雙眼流出滔天的怒意,不過他很快便釋然的歎了口氣:“不過他沒死,我恐怕也沒機會親自報仇了,我知道,我得罪了你,你不會放過我,我也知道,你能一夜毀了秦家,那就能摧毀我葉家,不過這件事……真的是我一人所做,與葉家無關,我希你能隻要我一個人的命。”

30551/18813589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