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3章這災星怎麼在這

《禦天武帝》第13章這災星怎麼在這

“嗖!”劍風破空,威力十足,秦力一塵境,元力更是將地麵的磚瓦震碎。

看見鋒利的劍刃刺向楚巖嚨,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姑爺!”趙武趙六心底也是一下慌了起來。

可對此楚巖倒是一副從容,雖然他不是秦力的對手,可是他很清楚,秦家人一定不會讓秦力殺死自己的,至不會讓秦力當眾殺死自己。

“砰!”果不其然,正當劍刃即將刺進楚巖嚨時,秦力臉一變,一把匕首從他的嚨已經刺穿出去,他不敢置信的轉過,那匕首的主人,正是秦昊。

“孽子,敢冒犯楚!我且能留你!”秦昊大義淩然的一把將匕首拔出。

“為什麽……”秦力瞪大眼,一直到死都沒有瞑目。

秦昊老眼充滿了,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他不可能不痛苦,可是他卻知道,今日想要保住秦家,秦力必須要死。

秦昊抱住秦力,用著隻有秦力能聽見的聲音小聲道:“孩子,抱歉,為了秦家,隻能夠犧牲你了,不過你放心,為父一定會替你報仇的!楚巖,柳家!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看著早就預料到的畫麵,楚巖冷漠的笑了笑,可惜秦昊並不知道,楚巖耳力過人,他對秦力說的話,楚巖一字不差的全部聽在耳中,可是他並沒有挑明,畢竟後天就是他的大婚之日,他也不想在自己大婚之前,弄出一樁樁洗秦家的案來,畢竟這樣對自己也很不吉利。

“趙武趙六,我們走吧,秦昊,你知道該怎麽做。”

楚巖看了都沒看秦家一眼,衝著趙武趙六招招手,三人一同離開秦家。

“啊!!楚巖!楚巖!這一切都是你害的,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等到楚巖離開,秦昊仰天怒吼。

Advertisement

“父親,現在怎麽辦?”秦軒看了一眼秦力的,也是帶有一點點痛苦的道。

“啪!”

可下一刻,秦昊提起手,一掌狠狠的在秦軒臉上,他雙眼通紅的怒視著秦軒:“秦軒,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家主之位,可我真沒想到,你竟然為了達到目的,不惜一切手段,你記住,秦家一切都是你害的,秦家的一切,就是我死,也不會讓你來繼承!”

“父親,我……”

“閉!”秦昊不是傻子,秦瘋敢再次招惹楚巖,這其中一定有人使絆,可是事已至此,他卻沒有辦法,一想到剛剛楚巖的話,秦昊的心裏就在滴,秦家在天墉城百年基業,如今卻要毀於一旦,他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

難道要和楚巖背後的勢力對抗麽?

即便對抗,秦家又有勝算麽?

秦昊紅著眼,他終是老淚橫流:“秦家,準備撤離天墉城!”

——

秦家一事,終於落定,經過這一件事後也讓天墉城所有百姓都知道了一個人,那就是楚巖,一己之力,斷送了整個秦家,令天墉城也再無秦家可言。

可是眾人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還沒有結束,秦家隻不過是一個開端而已,正如此時離開秦家的楚巖,他並沒有回到柳家,而是和趙武趙六一路朝葉家前去。

“姑爺,咱們真的要去葉家啊?”趙武趙六一陣無奈的道。

“怕什麽,跟著本,以後多學著點。”楚巖淡淡笑聲,隨即他猶豫下:“和我說說這個葉尋,是一個什麽樣的人?”

“葉尋麽?”

趙武皺下眉,他對葉尋的了解並不多,可趙六這時卻主開口道:“爺,我知道葉公子這個人,其實我覺得他人還好的,為人喜善,和藹,當年我先是去葉家考的守衛,不料被打重傷,斷了兩條,沒錢醫治,還是葉醫治的我,後來又為我引薦,我才有機會進柳家。”

Advertisement

“哦?”楚巖本以為,葉尋應該和秦瘋一樣,仗著葉家,是一個紈絝爺,平日裏欺男霸,這樣的話,他不介意替天行道一下,收了他的命。

可見趙六對葉尋如此好評,楚巖卻是發現了一些端倪。

趙武在一旁瞪了一眼趙六:“趙六,你說話可要負責人,這葉尋要是好人,那今日怎會故意坑害姑爺呢?要不是姑爺和小姐機靈,現在可能都被秦瘋那畜生給傷了,你竟然還替他辯解。”

爺,我說的是真話。”趙六急忙道:“雖然我知道他坑了姑爺,可是他原來確實對我有恩惠,不是我,天墉城許多家百姓也都過他的恩惠,他這人樂善好施,為人算是儒雅,其實……我覺得,葉今日之所以會坑害姑爺,很可能是因為十五年前的一件事。”

“十五年前?什麽事?”楚巖洗耳恭聽。

“其實這事在天墉城不是什麽,趙武肯定也知道,其實葉公子本不是嫡子,反而是一個庶出,是葉家大長老葉天邪和一名庶所生,當年他在葉家並不寵,反而過的和下人一樣,最重要的是,他娘隻是一個婢,生下他以後也沒有被葉天邪納為妾,反而隻是一個伺寢侍。”

“十五年前,秦家和葉家為邊疆一次事務徹夜討論,當夜秦昊就留在葉家,可是……秦昊竟人畜不如,竟玷汙了葉尋的娘,後來葉尋的娘還因此投井自盡。”

“竟有這事?”楚巖獨自思考一會,從這葉尋上竟然到了一點點的共鳴。

趙武雖然還憤怒,不過對此倒是點頭:“這事是真,我記得當初葉尋也慘的,葉天邪當年也是到邊疆召集,戰死邊疆,自此葉尋沒爹沒娘,在葉家過的還不如下人。可誰能料到,造化弄人,十五歲時,葉尋覺醒命,竟是一下覺醒了一個四星命,是葉家當代天賦最好的一個,這才被葉家重視,我記得葉尋當年覺醒命後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報複這些年欺過他的兄弟們,而是去了葉家靈堂,為娘正名!”

Advertisement

“倒是一個孝子。”

楚巖雙眸微微黯然,可是他腳步依舊未停,一路朝著葉家前進,雖然葉尋的事讓他到共鳴,這些年自己又何曾不是日夜思念母親?

可是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改變不了,那就要為此付出一些代價。

楚巖來到葉家,葉家夜晚也是燈火明亮,門外幾名守衛連夜在此徘徊。

可當一看見楚巖以後立刻警惕起來。

“什麽人?”

“姑爺,這兩個守衛,就是當年打傷我的。”趙六憤憤的道。

楚巖點下頭,隨即他話不多說,袖裏仿佛藏風,揮手一,直接兩道勁氣。

“啪!啪!”

“啊!”兩個守衛還沒回過神來,直接被飛出去,空氣中還彌漫著兩人噴出的氣。

葉家一下熱鬧起來,堂堂葉家,天墉城三大家,同為邊疆守衛的一方封疆大吏,竟然被人給闖了?這是一種何等的辱?

葉家的會議廳,當代家主葉濤正在與幾名長老研討秦家一事,可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混,讓葉濤不由的皺起眉。

“怎麽回事?”葉濤帶有一怒意。

“家主,不好了,有一個賊子深夜闖我葉家,現在已經打傷我葉家五六名的守衛了。”一名葉家守衛滿臉淤青的衝大殿,噗通就跪在地上。

“有人夜闖我葉家?”

葉濤和幾名長老臉當即沉起來。

站起後,葉濤一把抓起旁邊的一把方天畫戟:“好大的膽子,幾位長老,隨我出去看看,究竟是哪個膽大包天的人敢來我葉家鬧事。”

“是!”葉家眾多長老齊刷刷的便站起,步履平齊的隨著葉濤趕赴府外。

正當這時,楚巖手中握著一把鋒利佩劍,凡是靠近他的人皆是一人一劍,一劍雖不致命,可必然有人倒在泊當中,這讓葉家守衛的臉都是鐵青,圍著楚巖轉圈,卻遲遲的不敢靠近。

“這小子是哪來的?變態啊!”

“不知道,明明隻有凡塵境四層,結果打的我們幾個守衛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我的臉!打人不打臉不知道啊!”守衛裏一陣子吱哇,可不還好,他們越,楚巖下手就越狠,過一會這群守衛都哭了出來,一個個喊爹喊媽的。

楚巖看了一眼一群委屈的守衛無語道:“我說你們幾個,有點職業守行不行?哭算什麽啊,弄得本好想欺負你們了似的。”

幾個守衛心裏都是委屈極了,你特麽這還不欺負啊?

“呼——!”

正當這時,狂風立刻襲卷漫天,一名古稀老者手持長矛,正是葉濤,他一步躍出,衝著楚巖怒喝聲:“好一個大膽小兒,竟敢在我葉家惹事,老朽今日非要你付出代價!”

看見老者,守衛眼睛一下亮了起來,跟看見救星一樣,這時趙武趙六也是有些心虛。

“老大,是葉家家主。”

“沒事。”

楚巖淡定自若的笑了笑,抬起頭看了一眼葉濤:“葉老頭,來鬧事的正是我楚巖,來,你說說,準備讓我付出什麽樣的代價?要不,我自刎在你家門口?你看這個代價你滿意嗎?”

“吱!”

葉濤開始還氣勢兇猛,可當他看見楚巖的一刻,他老臉一下僵接著角都是一陣狂烈搐。

“這災星怎麽在這!”

30551/18813588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