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0章解毒

《禦天武帝》第10章解毒

覺到楚巖的元氣流,柳傾城便是知道自己誤會了楚巖,小臉不由的紅潤起來。

“對不起……我剛剛,我剛剛以為你要對我……”

“你以為我要對你怎麽樣?”楚巖狡黠的一笑。

柳傾城小臉一紅,微微的低下頭:“我以為,你要對我做那事……”

楚巖一下笑了:“我說大小姐,你的想象力可真富,你當我是秦瘋啊?你是我未婚妻,遲早是我的人,我要欺負你,等大婚以後不就可以了麽。再說,本可是很純潔的,人家的第一次,怎麽也要選一個環境好一點的地方吧?難道要當著一個死人的麵?”

楚巖說著,突然頓了下,一臉邪魅的笑道:“咦,老婆,你不會有什麽特殊的癖好吧?”

柳傾城的玉麵一下沉到了極致,要不是現在中劇毒,甚至會懷疑,自己能一掌把楚巖拍到牆裏,讓人扣都扣不出來。

可是柳傾城還是忍了下來,楚巖咧笑道:“這才乖麽,不過說真的,這一次你知道了吧,以後要聽老公的話,不然的話,是很容易吃虧的。”

柳傾城一陣沉默,這一次事確實讓心有餘悸,如果不是楚楓及時跟著自己,那真的就中了秦瘋的道,一想到這,心中便是升起了恨意。

“好刁鑽的春毒!”

此時楚巖已經耗盡了一半元氣,可是柳傾城仍是浴火一般,藥完全沒有要褪去的意思,反而還有一越發濃烈的意思,這讓他的臉越發難堪。

“這毒竟然在吞噬我的元氣,以漲自己之力?”楚巖發現一些端倪,說著他便褪去柳傾城白,頓時如玉一般的背暴在楚巖麵前。

“啊!”

柳傾城尖聲,立刻用怒目看向楚巖,當看見楚巖充滿憔悴的臉後才緩和一點。

Advertisement

“別多想,我說過,大婚之前我不會你,就一定不會,這毒有一點刁鑽,隔著服,我沒辦法準確的找到位,放心,在這腥的場麵,我是不會對你做那事的。”

聽見楚巖的話,柳傾城才的低下頭沒有反駁,獨自猶豫了好一會,喃喃聲。

“今天……謝謝你。”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可是知道,如果今日不是楚巖的話一定會釀大禍。

等到時候,柳家說不定也會因為的一時衝而毀滅,自己將為柳家的千古罪人。

楚巖一愣,旋即笑了出來,嗬嗬,看來本今天的英雄救還是很奏效的麽,像秦瘋這種傻子,看來以後還是越多越好,這樣的話,本才能早一點爬上這小丫頭的床麽。

“你說什麽,我沒聽清楚。”不過心中這樣想,楚巖還是決定在調侃一下柳傾城,卻不料,迎接他的是一盆冷水。

“沒聽見算了。”柳傾城聲音一下冰冷起來。

當然,楚巖並不知道,柳傾城如此並非是因為他的調侃,隻是柳傾城自己心中在作祟而已。

是一代天之驕原諒不了自己今日做過這種愚蠢的行為,和險些釀下的大錯。

楚巖也算識趣,接下來他便沒再和柳傾城爭辯,而是一直傾盡全力的為柳傾城解毒。

又是半柱香過去,這毒比楚巖想象中還要霸道,幾乎消耗盡了所有的元氣,竟然依舊沒有減弱的意思,這讓楚巖微微皺眉,他雖然經曆了十年廢,修為不如柳傾城,可是他自的元氣卻異常渾厚,甚至可以和一般的塵境相比,但如今他消耗了所有元氣,依舊沒有辦法解開這毒,這讓他的臉越發蒼白。

很快,楚巖的額頭已經有虛汗流出,上半衫也被打,這讓他不的瞇起眼。

Advertisement

“看來是我小瞧這毒藥了,要用箱底的東西了麽?”

楚巖獨自的喃喃聲,可現在命攸關,楚巖發現,這些春毒竟然在一點點蠶食著柳傾城的元氣,就好像是一種寄生蟲一樣,如果不能及時解決,那很可能會對柳傾城造嚴重的後癥。

其實這種毒還有一種最簡單的辦法解決,就是男行房事,以之力,這種毒立刻可解,可除此之外,卻很難解除。

“呼……!”楚巖長歎口氣,他突然將自己的元氣收回。

“怎麽了?”柳傾城急的蹙下眉,知道自己的毒還沒解除,可是楚巖怎麽一下停止了?

“你不要回頭,也什麽都不要問,接下來可能會有一點疼,你要忍住。”

楚巖淡淡的說道,隨後也不給柳傾城答應的機會,他手中突然多出幾銀針,每一銀針都有三寸長,正好可以藏於楚巖的手指當中,他的手腕一抖,接著一一陣悄然無聲的飛出。

“啊!”

柳傾城不由的嗔聲,隻覺得背後傳來火辣辣的疼痛,那些銀針,竟是每一都刺進在背上。

可是疼痛稍縱即逝,轉而取代的是一暖意,仿佛有一隻溫的大手在為梳理經絡一樣。

在這時,從後麵看向柳傾城的背,有著幾個紅的小點,不多時,這些小點逐漸變深黑,這才有著一點點的毒素從柳傾城流出。整個過程,楚巖猶如都是神嚴肅,努力的讓自己保持著均勻的呼吸。

“終於結束了啊。”

當所有毒素全部從柳傾城出時,楚巖才鬆了口氣,這時候他的手腕都在微微發抖,的元氣猶如一條幹枯江河一樣。

突然,楚巖眼前一陣虛晃,因為整個人消耗的很大,他一下就靠在柳傾城的背上。

Advertisement

“你做什麽?”柳傾城嚇了一跳。

“別,我靠你一會就好,也別出去,外麵都是秦瘋的人,現在你毒素剛解,元氣連三層功力都不到,等我恢複以後,我們再一起出去。”楚巖有氣無力的說道。

柳傾城見楚巖並沒有過分這才不在掙紮,可是心裏依舊是有一點別扭,從小到大都沒有被男人牽過手,可是現在卻被楚巖這樣靠著,讓的小臉不有一點紅潤起來。

可是也知道,楚巖會這樣虛弱都是因為,其實楚巖完全可以用最簡單的辦法解除春毒,等到事後,他也完全可以將責任推卸給秦瘋,可是他並沒有,這讓柳傾城不對楚巖升起一點點好來。

看著楚巖憔悴的樣子,柳傾城眸中充滿了疑問,在心裏不停的問自己。

“你究竟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

關於楚巖,柳傾城知道的也不多,隻是知道他是柳天峰讓自己嫁的人,說他是人中之龍,可是從他出現,他更像是一個地流氓,上充滿了邪,紈絝,所以讓討厭至極。

可是現在看著這個在自己背上不時打著鼾的年,心裏卻是充滿了一點點的好奇起來。

“看來是我錯看你了,天墉城所有的人都錯看你了,你究竟是在瞞什麽,又在藏匿著什麽呢?”柳傾城在心中想著,記得曾經有一個長輩和說過,越是堅強的人,心很可能越脆弱,越是裝作無事,可能更是經曆過風雨,而楚巖偏偏就是這樣。

楚巖並不知柳傾城心中所想的事,不過……真的經曆過風雨麽?楚巖知道,是經曆過的。

在柳傾城的背上,楚巖並沒有沉睡,隻是進一種潛意識的休息當中,突然在酒樓外傳來一陣敲門聲,這讓楚巖一下睜開眼,雙眸猶如一頭醒來的猛一般。

“噓!”楚巖對柳傾城做了一個不要出聲的作:“誰!”

“客觀,我是這家店的小二啊。”

“進來!”

店小二這才推開門,開始他臉上還充滿了邪,他本以為打開門,會見到一幕春意然的畫麵,可不料初眼簾的,竟然就是秦瘋的

“啊!”

店小二大一聲,他手中的托盤一下摔在地上:“你們竟然殺了秦!你們死定了!你們死定了!”

店小二說著,轉就要跑,可楚巖反應極快,他手掌一拍,先前被他丟掉的一把劍刃一下被震起,踢出一腳,直接將劍刃踢飛出去。

“嗖!”

劍刃直接穿店小二的膛,奪走了店小二的命。

當看見這一幕時,柳傾城柳眉微微蹙起,帶有一責怪的看向楚巖:“楚巖!你為什麽要殺他!”

“不殺他,接下來要死的可能就是我們。”

楚巖歎了氣,也懶得和柳傾城廢話,直接起走到店小二的上抹了抹,找出一個玉瓶來丟給柳傾城:“你自己看看吧。”

“春毒?”柳傾城接過玉瓶玉麵微微的難看起來。

“先前在你酒裏下毒的就是他,而且他看你的眼神一直充滿意,我老婆這麽漂亮,且是誰都能染指的?哼,我殺他都是客氣的。”楚巖哼了哼,這才看了一眼柳傾城:“我恢複好了,咱們走吧。”

聽到楚巖的誇讚,柳傾城心中還是很的,這時毒素已解,雖然還不能用,可自由行走還是沒問題的,急忙的跟上楚巖。

兩個人離開酒樓,正如秦瘋所言,千米之全部被秦家人驅逐,周圍全部是秦家的守衛。

30551/18813585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