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9章殺秦瘋

《禦天武帝》第9章殺秦瘋

柳傾城變的痛苦起來,沒想到秦瘋竟然這樣惡毒,不要自己死,還想要借助楚巖背後的勢力滅了柳家。

“計劃不錯,可惜你百一疏啊。”

“什麽?”秦瘋皺下眉。

“你忘記在我的酒裏下藥了啊。”楚巖笑道。

“在你的酒裏下藥?”秦瘋哈哈狂笑:“你一個區區凡塵境一層,一星命的廢,對付你,我還需要在酒裏下藥麽?”

楚巖沒有理會秦瘋,依舊是自顧自的說道:“秦瘋,我剛才其實真的給過你機會,如果在酒樓外麵,你跪下,向我求饒,那我真的會饒你一命,或是說饒你們秦家一命,但很可惜,你並沒有這樣做,那現在,你也沒有機會了。”

“楚巖,你狂妄!若不是你背後的勢力,你算個什麽東西,現在這千米之無人,我要殺你,和殺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

秦瘋立刻兇狠起來,昨日一事,他一直懷恨在心,現在終於有機會報仇,他當即揮手。

“你們三個,去把他給我綁起來!我要讓他親眼看著,我是怎麽玩弄柳傾城的!”

“是!”

三名黑人開始

“砰!”

可下一刻,楚巖手腕一抖,他手中的酒杯立即飛出去。

“啊!”

那酒杯就好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在空中連續轉了三個彎,三名黑人連續被酒杯擊中。

秒殺?三個黑人竟是被楚巖一擊給秒殺掉了?

楚巖出手太快,秦瘋一下驚起,要知道跟隨他的三名手下都是凡塵境三層以上。三人聯手,更是能與一名凡塵境四層一戰,可如今卻被楚巖一個酒杯給秒殺了?

隻是可惜,秦瘋並不知道,現在的楚巖已經是凡塵境四層,而且還比一般的四層都要強大。

“秦三,看來你這幾名手下並不中用啊。”

Advertisement

楚巖依舊是平靜的笑著,可是他平靜,秦瘋心裏卻慌了起來。

“該死的,這和我接到的消息本不符,小子,你是故意藏了實力?”

冰玉眼也是有一奇怪的看向楚巖,一直認為,楚巖就是那種標準的紈絝子弟,依仗著自己背景通天,可以隨心所,可現在看來,楚巖並非是表麵上看起來這樣簡單。

今日,要不是楚巖的話,那恐怕自己難逃秦瘋的魔爪了。

“也不算藏實力吧,我來到柳家的時候,確實隻是凡塵境一層,不過這兩天運氣好,突破到了凡塵境四層。”

兩天時間?連破三層?秦瘋和柳冰都是充滿震驚,這是何等可怕的修煉速度?

“胡說,你隻是一星命,不肯能有這樣的天賦!”

“你說命啊,之前是一顆星,現在好像是三顆星了。”楚巖說著,在他額頭上形三顆星辰。

秦瘋這時再也不淡定了,要是說隻是境界提升,那他還會認為是柳天峰暗中相助,用一些藥強行讓楚巖突破的,可是現在竟是連命都達到三顆星,要知道,命的提升極為困難,很多人一生被止步在凡塵境,或是塵境無法在前進一步,都是因為命所困。

“混蛋!被你小子給騙了!”

秦瘋心生怒火,可是他隨後便冷靜下來,雖然消息有誤,可當看清楚巖的命和境界後,他依舊是得意的一笑。

“小子,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藏,還是得到了什麽巨大的機緣,不過你凡塵境四層,命三星,依然不是我的對手,等我殺了你,我把你挖開,自然就知道你的了。”

“我要是你,現在一會跪地求饒,而不是在這裏繼續囂,這樣說不定我心好,還能隻斷你四肢,饒你一命。”楚巖平靜的道。

Advertisement

廢話,凡塵境四層,本一掌就拍死你!”

“啪!”

可秦瘋話音未落,楚巖已經抬手,一掌重重的在秦瘋臉上:“你的廢話還真多。”

“啊!”

秦瘋疼痛的嚎聲,雙眼立刻充滿了:“楚巖,我今天非要你死!”

柳傾城看見秦瘋發元氣,心中也是充滿擔憂,不停的發出嗚嗚聲,可是春心丹藥效已經完全發揮出來,已經不停使喚,隻能強行封住四肢,讓自己無法彈,不然真害怕自己會做出一些不敢想象的事來。

看見柳傾城小伊人的樣子,楚巖咧一笑:“我的乖老婆,別擔心,你就好好在這待著,看本老公怎麽幫你收拾這個!”

“死到臨頭,我看你能保護的了誰!”

先是被楚巖出言辱,現在更是挨了楚巖一掌,秦瘋早已忍無可忍。

“嗖!”

不知何時,從秦瘋手中多出一把三尺長劍,虛空的衝著楚巖就劈了下去。

看見秦瘋的劍招,楚巖也漸漸正起來,算起來,這是他能修煉以後第一次與人正式手,所以很多地方,他還是必須要小心警惕才行。

“砰!”

楚巖手掌一震,將桌麵上的酒杯擊起,沒有兵,隻能以酒杯擋劍。

“鏗!”

清脆的聲音當即從酒樓裏響起,楚巖這時也不在坐著,他形一起,站起,手腕一甩,當即又是了秦瘋一擊響亮的掌。

連續被楚巖擊中兩字,秦瘋的自尊心到極大辱,他這時幾乎發出咆哮聲來,雙手持劍:“廢,我殺了你!”

“哼,破綻百出。”

楚巖藐視的看了一眼秦瘋,說真的,秦瘋心裏素質真的非常差,這種躍起的攻擊,完全是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暴給敵人,楚巖也不多想,他一握拳,淩空的衝著秦瘋揮出一拳。

Advertisement

“攝魂訣!”

元氣瞬間匯聚在楚巖的拳頭上,形巨大的衝擊力,那力量,連癱坐在一旁的柳傾城都是眼驚容,擁有凡塵境九層,可以說是天墉城年輕一輩的翹楚,可即便如此,看見楚巖的這一拳,依舊是心有餘悸。

秦瘋更是大驚,他一直以為楚巖隻是一個廢,即便能修煉,也隻是凡塵境四層,可怎能打出這樣可怕的一拳。

“砰!”

本不給秦瘋反應的機會,他直接摔翻在地上,整個人都在搐,已經開始口吐白沫了。

“你看,我剛剛說過吧,讓你跪下求饒的,怎麽就不知道聽人勸呢。”

楚巖拾起秦瘋掉落在地上的長劍,劍鋒一轉,直指在秦瘋的嚨。

“你要殺我?”

“是啊。”楚巖淡淡的笑道。

楚巖立刻驚恐起來:“楚巖,你不能殺我!你要殺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我秦家可不是吃素的!”

“放狠話之前,你最好還是看看對象,要是秦破山現在從墳地裏爬出來,那我或許會給他幾分薄麵,可是你們秦家現在的家主,還不配。”楚巖淡淡道。

秦瘋的臉十分難看,這時他突然想起秦軒的話,楚巖背後的勢力之可怕,可一夜滅長龍,他這種威脅卻是毫不作用。

秦瘋拚盡全力的爬起,柳傾城見狀柳眉輕蹙,本以為秦瘋是要誓死反撲,可下一刻秦瘋的作讓他一驚。

楚巖也是皺下眉,隻見秦瘋一下跪在地上,巍巍的說道:“楚,是我有眼無珠,你放我一馬!以後我就是你的狗!”

“我給過你機會,是你沒有把握住。”楚巖冷漠的搖搖頭,手中的劍已經舉起。

“混蛋!你不能殺我,你不能殺我!你要殺我,我秦家不會放過你的!”

“放心,你這一路不會孤獨的,秦家人我會送去陪你。”楚巖手中的長劍一揮,直接劃開了秦瘋的嚨。

“啊!”秦瘋嚎一聲,直接斷氣。

柳傾城一直在後麵看著楚巖,柳眉蹙怎也沒想到,事竟會變這樣,本來已經做好一死來保住清白的決心,可沒想到秦瘋反而被楚巖殺死。

柳傾城在看向楚巖時,眼不變的古怪起來。

這真的還是那個廢麽?柳傾城開始有一點懷疑。

不過不管怎麽說,自己總算是得救了,柳傾城帶有一激的看向楚巖,可是下一刻,杏眼一閃驚恐,因為楚巖竟正用著瞇瞇的眼神看向自己。

“你要做什麽?”柳傾城尖道。

“我的乖老婆,現在秦瘋也死了,你看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一些好的事啊?”楚巖笑道。

“你別過來,你要過來,我就死在你麵前!”

柳傾城嚇壞了,可是的話楚巖本就不停,依舊是瞇瞇的朝著走過來,這讓急的都快哭了出來,怎麽也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逃過一劫,沒想到竟又掉到另一個虎裏,可是現在春心丹的藥效完全發揮,無力,本掙不掉楚巖。

“你別我!你別過來!”

柳傾城一邊尖,一邊張牙舞爪的衝著楚巖抓去。

楚巖上被柳傾城抓出一道道痕,忍不住的罵道:“柳傾城你夠了,你要是在撓我,我就給你扔在這,等到時候後果自負!”

被楚巖突然一喊,柳傾城頓時安靜不,隨後的柳眉才不微微蹙起,隻覺背後正有一暖流緩緩的流進

30551/18813584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