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6章一拳一個洞

《禦天武帝》第6章一拳一個洞

楚巖在藥浴中繼續運轉元氣,要是旁人見到定會驚訝,先不說楚巖一直是凡塵一層,命一星,是一個極品廢,更是從未接過任何良好的教導,按理講元氣的運轉應當十分笨拙,可是不然,如今楚巖運轉的元氣非但遊刃有餘,反而還有著一套獨特的法決。

隻是明眼人若在,一眼定能看出這一本法決的普通來,竟隻是一本黃階一級的法決,在常人看來,修煉這種法決就算是天才也會被練本就是在浪費時間。

不過楚巖卻並不心急,不疾不徐,十分有條理的繼續運轉。

“天星絕塵典!這是當年娘留給我的功法,說將來要是有朝一日我能打開九天玄塔,不要貪大喜功,就按照這一本法典上的記載慢慢修煉就好,雖然不知道為何不留給我一本天際或是更高的功法,可娘既然這樣說,我就這樣練吧。”

天星絕塵典,講究一個水到渠,細水長流,雖然不能讓楚巖的實力暴漲,不過卻在無形中溫潤著他渾每一條經脈,這對現在的楚巖很是用。

“現在我已經打開了九天玄塔,能夠修煉,實力甚至還要比尋常家族的子弟強一點,可是一旦遇到像秦瘋這種世族子弟,靠蠻力就有一點吃,看來,是時候修煉一本武技了啊。”楚巖在心中想到,隻有配上強大的武技,才能讓修煉者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來。

關於武技,柳家弟子都是去武技閣選取的,柳天峰也早就批準楚巖可以隨意出武技閣,可是楚巖一直沒有,原因很簡單,柳家的武技他並看不上,這些年來他早就為自己準備了眾多武技,一直就在等待開啟九天玄塔,能夠修煉以後。

楚巖在藥浴裏取出十幾本武技來,這些武技上皆是散發著淡淡的,要是有外人見到一定會吃驚,因為這其中竟然有一些武技都是達到天級以上品階的超凡武技,在長龍國都是不多見的絕世珍寶。

Advertisement

可是在楚巖手中,這些武技卻很稀疏平常一樣,他在眾多的武技當中挑選一番,可大多都是在搖頭。

“這些武技雖然品階都很高,可是我現在的命和境界不夠,急於求的話,反而會影響了我的修為,得不償失,隻能先選一本低級一點的武技了。”

楚巖用手在十幾本武技上應,看有沒有能產生共鳴的武技,可是很可惜,這些武技最低級的也是一些地級武技,最塵境以後才能修煉,楚巖的元氣本無法喚醒。

“真尷尬!”

楚巖一陣無奈,可正當這時,他眼睛突然一亮,落在一本散發著淡淡魂的書籍上。

“攝魂訣?”楚巖被這一本武技所吸引住,這竟是一本沒有品階的武技,正適合現在的楚巖。

“就你了!”楚巖決定,就先從這一本攝魂訣開始。

這一本攝魂訣很特殊,竟然是能夠以氣化形,形一道強烈的魂進行攻擊,最重要的是,這一本武技對修為沒有任何要求,算是比較蠻橫的,就是憑借元氣發炮彈,隻要你元氣足夠強,那麽你一招擊毀山河,碎天裂地也是可能的,可是如果你元氣不夠強,那麽這一招就將變一個綿綿的花架子。

了解這一本武技的功效,楚巖一下笑了出來。

“真是兇悍的武技,當年創造這武技之人一定是一介隻懂蠻力的武夫,要是換做其他人,也一定不會修煉這麽肋的武技……可是我懷九天玄塔,什麽都不比別人多,多的就是元氣,我用十年時間來滋潤九天玄塔,元氣猶如山河江洪,可以堪比一般的塵境強者,那這武技在我手中,就是寶啊。”

楚巖滿意的點點頭,隨即開始運轉法決,開始調的元氣來。

Advertisement

不多時,楚巖的元氣達到一種境界,他抬起手,虛空一掌,隻見木桶當中的藥都形一個漩渦,被吸了起來,匯聚在楚巖的手掌心中,形一個很強烈的炮彈。

“轟!”

楚巖重擊一拳,隻見十米外的牆麵都是一塌,竟然半個房間被自己一下給震碎了?

過一個大窟窿看向外麵,楚巖覺一陣尷尬,自己本來隻是想試試招數而已,怎麽差一點就把房子給拆了?

不過隨後,楚巖興的狂笑起來,自己這一招,絕對可以贏秦瘋了。

“不過這攝魂訣的消耗還真是大啊,僅僅一掌,我的元氣就被消耗大半,看來以後還是不能輕易的用,隨後還是在修煉一些簡單的武技防吧。”楚巖躺在木桶裏,所幸也沒去管牆壁上的一個窟窿,就這樣吹著冷風,洗著天浴,不知不覺一夜過去。

次日清晨。

當一抹晨散下後,楚巖隻覺渾酸痛,可是當他拳時,空氣中卻發出一陣淡淡的熒,纏繞在楚巖的手腕上形一個圈。

楚巖看著自己拳頭上的圈,滿意的咧一笑。

“泡了一夜藥浴,雖然被藥刺痛,但你消耗的元氣倒是都恢複了。”

一道冷風飄過,楚巖就地打了一個冷,跟著他看見牆上的一個大窟窿時苦笑聲:“多虧了是夏天,這要是冬天,這一宿非要凍死本不可。”

“啊!”

寶兒一早為楚巖拿來要換洗的,可當剛到門口,就看見牆麵上的一個大,不發出一聲尖來!

爺!”

一推門,寶兒見楚巖沒事才鬆了口氣,可跟著小臉一下紅起來,急忙的轉過

“寶兒?你什麽,難不是被本魁梧的材給嚇到了?”

Advertisement

“才不是,我是擔心爺,我看牆上被打了一個大,我還以為是秦家人晚上來襲擊你了呢。”寶兒背對著楚巖說道。

“哈哈,放心吧,那個大是我打的。”

爺打的?”寶兒心裏充滿疑:“爺不是廢麽?怎麽能在牆上打出這麽大一個呢?”

“敢說本是廢,討打!”楚巖已經換好了從寶兒上取下的,隨後他裝出一副很兇狠的樣子瞪了一眼寶兒。

爺,寶兒知錯了!”寶兒急忙求饒的說道。

“哈哈,逗你的,寶兒這麽乖,我怎麽舍得打你。”楚巖寶兒的腦袋,對寶兒有一種沒由來的親切。

“不過爺,這牆上的真是你打出來的啊?”寶兒還是有一點不信,雖然昨天的楚巖很威風,連秦瘋都能走,可是柳家的房子都是由琉璃瓦打造,裏麵還暗藏玄鐵,就算是尋常的凡塵境六層一擊也不可能直接打出一個窟窿來啊。

“當然是本,要是秦家人的話,本現在還有命活麽?”

楚巖看向外麵一眼,因為自己的婚事,柳家十分熱鬧,清晨一早,家奴就都開始忙碌起來,窗戶上都上了大喜的紅花和喜字。

看著這些紅花和喜字,楚巖不有一點慨。

“還真是要婚了啊,隻是可惜……娘,孩兒的婚事,不能由你親自主持和辦了。不過娘,你放心,孩兒現在已經打開了九天玄塔,要不了多久,孩兒就帶著你的兒媳去救你了,你一定要等著孩兒啊。”楚巖抬起頭,盡管是白天,可他依舊能夠清晰的找到那一顆星朔的位置。

楚巖一直知道,自己的娘沒有死,就在那片大陸上等著自己。

楚巖房被打出一個大一事在柳家引起不小轟,柳天峰聽說此事後也一早就前來探

見楚巖沒事,柳天峰才鬆了口氣。

“楚賢侄!”

“柳伯伯!”楚巖客氣的笑了笑。

“你沒事吧?”柳天峰看了一眼楚巖房間上的大問道。

“當然沒事,柳伯伯你看,我現在不是生龍活虎的麽。”楚巖自然知道柳天峰所問何事,笑著搖搖頭。

柳天峰這才放心的點點頭:“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現在在柳家住的還習慣麽?要是有什麽不舒適的地方,你和柳伯伯說,柳伯伯派人給你修改。”

舒適的,柳伯伯就不用麻煩了,再說我也不會在這裏住太久不是麽。”楚巖笑道。

柳天峰一愣,立刻便聽明白楚巖的言外之意:“你個臭小子,不過也沒錯,等到三日之後,你和傾城那丫頭婚,我就將柳家一座府邸送給你們,你們兩個人搬過去住就是。”

“多謝柳伯伯!”

柳天峰點下頭,隨後他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的問道:“楚賢侄,我聽說昨日你和秦家三發生了口角?”

“這事啊?柳伯伯放心,要是秦家來找麻煩,我會自行理的,絕不會拖累柳家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雖然他秦家現在是長龍國的紅人,不過我柳家卻未必怕他,你三日之後就會和傾城完婚,你就是我柳家的人,他秦家要是真敢找麻煩,你告訴柳伯伯,柳伯伯幫你出頭。”

楚巖心底有暖流流過,對柳天峰又增添了幾分好

說真的,他開始還以為,柳天峰在知道自己是一個廢以後會拒絕這一樁婚事,畢竟柳傾城天賦極佳,將來一定會進一方山門,等到時候,柳家就算沒有自己背後的背景庇護,在一個小小的長龍國依舊可以風生水起,但是柳天峰沒有,依舊是堅持這一樁婚事,這讓楚巖很

30551/18813579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