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湯圓小說 武俠仙俠 禦天武帝 第1章廢材之極品

《禦天武帝》第1章廢材之極品

長龍國,天墉城,柳家。

柳家是天墉城的三大家族之一,當年長龍國開國時,柳家的先祖曾擔任過開國大將,雖說如今家族日漸中落,不過在天墉城,依舊是跺跺腳,地三分的存在。

清晨,東方剛升起一抹紅,在聳然而立的柳家門外,一名單薄的年被兩名守衛給攔在門外。

“兩個狗奴才,敢攔本,我和你們說,本可是柳家的婿,你們要是不讓路,小心我打斷你們的狗。”

“你要是柳家婿,我還是公主的駙馬呢,我告訴你,今日是我柳家迎接貴客的日子,我們可沒空跟你廢話,趕滾!”

對於兩名守衛的嘲諷,這名做楚巖的年渾然不懼,反而頑劣的笑了笑:“你看,你也說了,今天你們要迎接貴客,你們口中說的貴客就是我,我和你們家小姐有婚約在,是你們府中的貴人,要是因為你們給耽誤了黃道吉日,你負的起責任麽?”

“放屁!我們家小姐乃天之驕,會和你一個破乞丐有婚約?”

“那我問你們,你們家主是不是做柳天峰?他有一個做柳傾城?”

“廢話,天墉城誰不知道老爺和小姐的名字!這能證明什麽。”

“原來你們知道啊,那你們肯定也知道,你們家小姐腳下有一顆紅痣吧?其實我腳底下也有一顆,這是我和的婚約證明,要不,我現在鞋給你們看看?”

楚巖說著,就將包裹腳趾的布鞋下,在他的腳掌下,竟然真的有一顆紅痣。

關鍵是兩名守衛並不知他們家小姐腳下有一顆紅痣啊,所以兩人依舊是認定了楚巖是在說謊。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什麽狗屁紅痣,一聽就是你編出來的謊話!”

Advertisement

兩名守衛說著,直接衝著楚巖掄起了拳頭,準備衝著楚巖的腦袋怒砸下去。

“這下慘了,到兩個不知的白癡,竟然不知道紅痣的事!”

楚巖一陣無語,麵對了兩個守衛的拳頭他也沒有去反抗,因為他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可就在楚巖以為自己這一頓暴打肯定是要挨的時候,一道很渾厚的聲音突然響起。

“住手!”

這聲音十分奏效,兩名守衛的作一下停止。

楚巖這時微微的睜開一隻眼睛,看著距離自己隻有幾寸的拳頭鬆了口氣:“嚇死本了,本來結個婚還要挨頓打,我容易麽!”

兩名守衛回頭一看,隻見在柳家府邸當中有著一名中年男子,嚇了一跳,一下跪在地上。

“拜見趙管家!”

這中年正是柳家的管家,趙徒,在柳家的地位麽,不輕不重吧,不過巧的是,他恰恰知道柳傾城腳下有一顆紅痣,也知道這紅痣是婚約的事

趙徒沒理會兩名守衛,而是直接走到楚巖前:“給我看一下你腳下的紅痣!”

“咦,來了一個知道實的?”楚巖心中欣喜,再次的亮出一顆紅痣。

“竟然真的是天王痣!”

盯著楚巖腳下的一顆紅痣,趙徒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語聲,然後他看向楚巖:“你什麽名字?”

“楚巖!”

“你們兩個,看他,我現在去通報家主!”

趙徒變的十分張,加快腳步就朝著柳家當中趕去。

看見趙徒張的樣子,兩個守衛一下蔫了下來。

難道這乞丐小子,真的是柳家貴客?是柳家的婿?

“怎麽樣?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楚巖看見兩個守衛吃癟,一臉得意的笑道。

“小子,你別得意!事是怎麽回事現在還不知道呢,說不定,一會趙管家出來拆穿了你的謊言,看到時候,我們不打死你!”

Advertisement

“死鴨子啊,我要是你們兩個,我現在就跪地下求饒,這樣說不定本好,以後當了柳家的婿還能多提攜提攜你們呢,不然,小心我到時候整死你們。”楚巖冷笑聲。

兩個守衛雖然心有不甘,不過萬一楚巖說的是真話呢,那楚巖可就是未來的駙馬爺啊。

“你沒騙我麽?”

“廢話,你們沒看見剛才那總管張兮兮的樣啊?不過你們現在跪下還來得及,本以後當上了姑爺,就替你們兩個言兩句,要是你們不跪呢,本一定會把你們掃地出門的。”楚巖竹的笑道。

兩個守衛咬著牙,不過還是紛紛跪在地上。

“參見姑爺!”

“好說好說!”

楚巖哈哈的一笑,隨即他過柳家威嚴的大門看進去,眼底之中閃爍起一抹來。

“柳傾城!十年不見,你可還好?”

楚巖的腦海裏,不想起十年前的一幕,一個被無數妖圍剿起來的小孩,出一抹溫和的笑意。

——

柳家府,金碧輝煌,中央設有一座很大的會客廳,這裏是柳家專門用來迎接上賓用的。

會議廳,柳家家主柳天峰一早就坐立此,在他邊有一名亭亭玉立的子,頗為冷豔。

“爹,我不嫁!”

“閉!這事由不得你,無論如何,這樁婚事你必須要遵從!這是命令!”柳天峰瞪了一眼柳傾城。

“憑什麽,楚巖是誰我連見都沒見過!我憑什麽要嫁給他?”

“傾城,你聽你爹的話吧,楚巖乃是我們柳家恩人的兒子,你們這樁婚事,也早就定下來了,你不嫁,你就是讓你爹難堪啊。”

“是啊傾城,這楚巖可是天之驕子,他是那個人的兒子,將來一定是人中之龍!能嫁給他,是你的榮幸,也是我柳家的驕傲。”幾名柳家的長老在一旁勸說道。

Advertisement

柳傾城秋眸裏閃爍著寒,可不給在說話的機會,趙徒急忙的跑進會客廳。

“老爺,人到了!”

柳天峰一下激的站起:“在哪裏?為何不招待進來?”

然而,趙徒這時卻有一點尷尬,他咽了口吐沫的看向柳天峰:“老爺,在此之前,我有一個事想要先跟你確定一下。”

“什麽事?”柳天峰不耐煩的說道。

“老爺,你確定……小姐的未婚夫是楚巖?”

“屁話,恩人之子的名字,難道老夫我還能忘了麽?”

“可是……可是!”

“怎麽回事,說!”

趙徒歎了口氣:“門外來的,確實是楚巖,不過他……是一個乞丐啊。”

“乞丐?”

會議廳中的眾人一下大跌眼鏡,楚巖是一個乞丐?

這怎麽會呢,以那個人的能力,楚巖不應該是天之驕子麽,怎麽會是一個乞丐?

“一名乞丐,就是你們口中說的人中之龍?”柳傾城冷笑聲。

“放肆!”柳天峰瞪了一眼柳傾城,這時他眉頭也是皺起。

“天峰,不管怎麽說,先讓趙管家帶人進來吧,萬一真是恩人之子,別怠慢了。”

“對對,趙徒,快傳人帶楚公子進來!”柳天峰說道。

不多時,楚巖才被領進柳府當中,會議廳眾多柳家長老看見楚巖都是不由皺下眉。

正如趙徒所說,楚巖現在怎麽看都像是一個乞丐,最要命名的是他應該至有一個月沒有沐浴過,剛一進會議廳李,渾就散發出著一惡心的惡臭。

柳天峰盯著楚巖看了半天。

“小子,你當真是楚巖?你可要想清楚,敢欺騙我柳家,那可是死罪!”

麵對柳天峰的迫,楚巖不卑不吭,平靜的笑了笑:“您應該就是柳天峰伯伯吧?我當然是楚巖,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不過不要,我自有辦法像你證明。”

“你說說看!”

“柳家,長龍國開國八大家之一,昔日天墉城城主,十八年前,柳家招惹一方勢力,險些遭到滅門之災,自此陷落魄,城主之位也被人剝奪,如若不是我娘出手救了你們,現在這柳宅應該就是一片荒地,柳伯伯,不知我說的可對?”

柳傾城側看向柳天峰,關於十八年前的事並不知道,那時剛出生,不過見柳天峰神濃重,沉默不言的樣子便是知道,楚巖說的很可能都是真話。

“當年我娘出手救了你們,你們柳家人都欠我娘的,當年柳老爺子應該還在世,決心報恩,讓柳家給我楚家做一輩子附屬奴隸,不過我娘人好,隻是讓我和你們柳家定下了一樁婚事,也是這一樁婚事,才保住了你柳家這十八年,我說的沒錯吧?”

柳天峰劍眉的擰在一起,楚巖說的話很難聽,不過卻句句屬實。

十八年前的一夜,柳天峰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一方超級勢力幾乎一夜清滅柳家,正是楚巖的母親出手,方才保住了柳家。

這十八年,因為柳家中落,不過地大博,掌握天墉城多出金礦坊市,無數勢力都眼紅柳家,可因為這一樁婚事的緣故遲遲不敢出手。

“老爺,真的是恩人之子,要不然不可能知道當年老家主的事。”

“老爺,人不可貌相,說不定楚爺就是穿的破一點,其實本天賦很好呢。”

“對,人可不貌相!”柳天峰點下頭,看向楚巖:“楚巖賢侄,不知……你現在的修為是!”

“修為啊,凡塵境一層吧!應該是有一層的。”

柳天峰的老臉一下沉起來,凡塵境?修煉一途的最低級?而且還隻是一層?

柳天峰強忍鎮定的說道:“不要不要,修煉一途有先有後,但往往都是後來者居上,那不知楚巖賢侄,您的命呢?是幾顆星?”

分九星,由下而上,代表著一個人的天賦,命一般都是與生俱來的,不過也能夠靠後天改命,隻是這樣的代價很大,需要大量的天材異寶去堆積才行。

所以一般家族都隻會培養三星以上命的弟子,三星以下被稱為凡胎,多半是沒什麽前途的。

“命啊?一顆星。”

“一顆星?”柳天峰這時再也忍不住的咳嗽起來:“那你的呢?”

“凡!”

凡塵境一層,命一顆星,更是凡

柳天峰隻覺得自己眼前一黑,這特麽完全就是一個廢啊。

而且還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廢

30551/18813574

猜你喜歡

分享

複製如下連結,分享給好友、附近的人、Facebook的朋友吧!
複製鏈接

問題反饋

反饋類型
正在閱讀: